穆衍

在各个墙头跳跃

职业咕咕咕

欢迎有人找我玩

希望有生之年能多卖一些安利出去

【中露】非商业性不互吹

·很久以前说好的送给自家心脏er @十染-

·中露+并没有发展起来的元子露

·梗大约记得是老王跟元碰上就吹自家露









他们在冰雪中重逢。

彼时,王耀正应了已升级为爱人的斯拉夫人的邀请,同他一起到北方大国度假。前几日过得还颇为正常,两个老人家在一起时毫不顾忌他人灼热的视线,秀恩爱秀得不亦乐乎,时常握住手便浪得连双方助理也找不到人了。——那些日子里,双方助理看着对方的眼神都是纠结且复杂的,他们一边同情对方与自己一样的遭遇,一边又想着自家国家意识体往日里那么让人省心,一定都是对方带坏的。
假期的最后一天,王耀突然被人从被窝里捞了起来,朦胧着意识任由折腾好了衣物,才在一阵寒风下猛然清醒了过来,自己扣好了最后的外套,好奇问道:“你这么急干嘛?”
伊万替他将长发从毛绒绒的衣领里捞起来,才回答:“去个地方,喝酒。”

直升机降下,王耀刚探出头,就被迎面而来的风雪扑了满嘴雪屑。他拍拍嘴角,刚把碎冰拍下,就听到身后俄罗斯人没忍住的笑声。
王耀斜眼看过去:“笑啥?”
“噗,”伊万憋得嘴角上翘,还是不小心露出了个气音,只能摘起围巾遮挡,“你听错了。”
这话,放在以往还只是双方友人的时候王耀都不一定信,如今谈起恋爱来更是对这人正直外表下可爱的坏心眼儿有了了解,半个字都不信。王耀也不打算当着后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的飞行员反驳,只挑眉把人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丢了句:“成吧,晚点我再问问。”
——这下,不自在的就换了个人。

寒风扑朔着直往人身上打,他们握着对方的手,相伴行走在这冰天雪地里。王耀被吹得打了个喷嚏,才揪了揪伊万的围巾角:“快到了没?”
“到了。”伊万往前小跑了几步,才转过身,背朝一条宽广河流,朝他张开双手,像是要拥抱这个世界,“就这儿。”
“就这儿?”
王耀眨眨眼,配合着走过来,他望着这条奔腾的浮着碎冰的河流,愣了愣,才瞪大了眼,从过于漫长的记忆中揪出了一个角:“这是......我们相遇的地方。”
——他们曾隔着这条河流相遇。

伊万见他想起来了,即使有这个信心,也不免心中泛起些喜意。眉目深邃的斯拉夫人往常最是严肃,奈何碰上了极易牵动他心神的东方古国,一不留神便柔和了眉眼,泛起波光的双眸宛如冰雪消融。王耀瞅着呼吸一滞,刚觉得要被自家友人——自己媳妇给可爱出心脏病,却猛然瞳孔一缩,扑过去握住人手往自己怀里带——刚刚还空无一人的雪地中蓦然出现了一匹黑色骏马,许是被陌生的坏境刺激,扬起双蹄便向他们奔来,马蹄已高高抬起,就要践下!
王耀拉住了伊万的手,人虽尚且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对于危险天性的敏感让他配合着就地一滚,冷眼往上望去——
“!”
骑在骏马上的男人拽紧了缰绳,搂紧了怀里的小孩,才在马身扬起几乎竖直的角度下稳稳揽住。见了地上的两人,此时也不免瞪大了眼,才缓和了过于危险的神色。
人五官偏向柔和,气势却森然如山,凌厉凤目流泻出的都是冷冷刀光,让人不敢直视。然而他却收敛了这种气势,又打量了番,方压低了声线,傲慢又玩味地说,
“我?”




风雪甚大,最后由伊万带了路,坐到了一个山洞里。
他们随意捡了些柴火,堆起了火堆。王耀刚从伊万怀里捞出酒瓶,瓶子还没捂热,就被人一把夺去。
“我说——”
他话刚开了口,对面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元耀便挥挥手,“无事无事,反正都是一人。”
这就是你抢我酒喝的理由?
王耀摸了摸鼻子,实在是回忆不起自己曾有这般流氓的时候。
——若是叫往日里与他针锋相对的美国人来,肯定是要说他现在不也这么流氓。
正想着,王耀视线转了个圈儿,还是没忍住投在了元耀身旁乖乖坐着的小孩儿身上。人正双手抱膝,坐得离火堆极近,没元耀看着怕是要被火点着。小孩儿脸蛋还有些软乎乎的弧线,连带着眼眸也是剔透又软乎乎的紫,此时也憋不住向他好奇看来,一同他对上眼,便克制着从唇边露出点小小的笑。
……天,伊万小时候有这么可爱?
王耀往自家爱人身上看起,却见他扒拉着火堆,沉默不语。
见此,王耀刚要开口询问,便被元耀夺去了话头。人摇了摇手里少了一半的瓶子,才道:“怎么?怀念这小子小时候软乎乎的样子了?”
小孩儿像是对他“软乎乎”的形容不满,又不敢反驳,只能憋着嘴不吭声。
元耀见状也是好笑:“你别说,我还真猜不出来这小孩以后会长成这样,”顿了顿,眼神复杂了些许,“居然这么高……啧啧啧,还是我家小孩儿好。”
是的没错,王耀想起斯拉夫人有时借着身高便利来揽他的举动,刚要点头认可,却瞥到人有些憋闷的神色。
有些不满,偷偷朝他看来,又马上转回了头,克制着挺直了背脊等他回答的模样。
——伊万他不是,吃自己小时候的醋了吧?
中国人一时不信,细细想来却无视不了这种可能,只能勉强着不笑出声来——他实在是没意识到,自家爱人还有这般孩子气的模样。
人拾掇拾掇快要笑出来了的心情,才一本正经回应道:“话不能这么说,伊万现在不也长得挺帅的?”
“反正没我帅,”元耀不屑接口——王耀必须得同意这句话——才咂咂嘴,有些遗憾,“而且长这么大块头,抱起来手感都没了。”
王耀心里一咯噔。
不成,这句没回好,说不定得影响以后的幸福。
他也不马上接口,只拽了拽斯拉夫人的围巾,人刚怔愣回头松懈了有些紧张的身体,怀里便窝进了温热的身躯。
“喏,这不是挺暖和的么。”
伊万一怔,才放缓了神色,顶着对面人微微沉下的目光,抱紧了怀里的人。
“嗯。”

他们这边还是蜜里调油,对面的人却被吓得痛心疾首。
“不成,不成,以后我居然会喜欢一个小孩儿!”
他痛心的模样看起来好像不是那个行事无所顾忌的古国一般。
王耀嗤笑一声,无奈道,“你想什么呢,他小时候看起来还不到我腰,谁会对他起心思——就这几天才定下的。”
元耀夸张表情收放自如,揽过尚还没理解发生了什么的小孩儿搂在怀中,揉了揉人柔软的脸蛋,道:“那说不准,我家小孩儿还挺可爱的,嗯……比你家可爱。”
“伊万也挺可爱的,而且厨艺不错。”
“能比咱们自家好?我家小孩儿还会给我绑绷带嘞。”
“那伊万如今能提供给我的支持也很多。”
“我护着他就行,他抱起来软乎。”
“伊万blablabla……”
“我家小孩儿blablabla……”

最后,等到被夸的两人从面色泛红到满脸无奈,看着对方的眼神都带有同情时,才不约而同住了嘴。
元耀把酒瓶子扔回了他怀里,笑道:“我不知道怎么到这里来的,估摸着你也不知道,我就问一句,如今咱们家过得怎么样?”
王耀接住,将最后一口酒液灌下,几乎被灼烧喉咙。他目光从元耀转到了儿时的伊万身上,才悠然回道:“我们都挺好。”
“这就成了!”
元耀大笑,将自家小孩儿扔到马上,才牵着缰绳,重新锐利了眉眼。
风卷过,人影不见。

王耀掂了掂手里的空瓶子,坐直了身子,反身朝伊万抱怨道,“这人,居然就给我留了一口,也太不客气了。”
伊万忍住了那句不都是你,松了松脖颈上的围巾,从人头上套下,额头抵在了一起,
“我们现在都挺好。”
“是,”
王耀含笑直视他,
“都挺好的。”






眼睛一闭一睁,他们又回到了帐篷外。
元耀将人放到了地上,才蹲了下来,任由人将温热双手偎住他脸,方嘟囔了句“我以后怎么会看上你……”
他自然知晓,国无论是年龄还是心计,都无法以外表衡量,却也是在想象不出自己以后会同这堪堪自己腰高的小孩儿在一起。
他最后还是站了起来,使劲揉了把气得脸鼓起来的小孩儿发顶,朗声笑道,“快长大些吧,好叫我知道你以后是什么样,能让我欢喜。”
——他站得高,自然也看不见小孩紫瞳中飞速掠过的一丝亮光。

评论 ( 14 )
热度 ( 310 )

© 穆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