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衍

在各个墙头跳跃

职业咕咕咕

欢迎有人找我玩

希望有生之年能多卖一些安利出去

【耀all】最佳助攻

·在等车太太那里看到的梗,原出处:火枪手

 

·又名,旁白你怎么那么多话

 

·cp涉及联五内部

·诸君,我爱修罗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周六下午就成了他们固定的聚餐时间。这次的聚餐地点定在了亚瑟的后花园里,如果忽视那些言语间的小小交锋与某些时候会突然燃起的战火,气氛甚至说得上和谐。

 

然而在王耀端着骨瓷杯抿下一口茶的下一刻——

 

【晚上吃火锅好了,王耀想,亚瑟的小点心从来不管饱。】

 

“噗!咳咳咳......”中国人被呛得差点一口茶喷出来,他边放下茶杯,边给自己顺着气儿。

 

“这个声音是?”刚刚还在跟俄罗斯人谈笑风生的阿尔弗雷德凑了过来,四处打量了下,却没找到任何可以发声的东西。他的神色凝重了起来。

 

【这难道是什么新发明?可以隐形?反正不是hero家的,难道是耀又偷偷研究出什么了?阿尔弗雷德在心里不断猜想着,同时把某个计划的优先等级又往上提了提。】

 

王耀:???

 

虽然年轻人望过来的目光非常无辜,但王耀哪里猜不出他在想什么,只是轻哼了声,“怀疑人也要讲基本法啊。”

 

“多疑症。”伊万·布拉金斯基站在友人身后,替他顺着背。

 

“嘿!”阿尔弗雷德不服,皱着眉看向斯拉夫人,“难道你没有什么猜想?”

 

“我没有。”伊万镇定道。

 

【他撒谎。】

 

伊万:......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

 

阿尔弗雷德装模作样忍了忍,随即就笑开了声,捂着自己肚子毫不收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

 

伊万拉了拉围巾把自己下半张脸藏进去,只从表面看,他还是很镇定的——事实上,他正在心里克制着战斗民族的本能。

 

【好的,又一轮菜鸡互啄。王耀想了想,决定还是赶紧脱身,谁知道这个声音又会说什么。】

 

中国人镇定的手抖了抖,在望过来的两道委屈的目光里耸耸肩,“事实么。这个声音好像会读心,我觉得我们最好不要想些什么,嗯,不能说的事。”

 

【说得对。弗朗西斯摸了摸手机屏,为表情包的再一次丰富而由衷高兴。】

 

——好么,一直安静的人也开始彰显存在感了。

 

弗朗西斯举起手,展示了下自己规规矩矩的、并没有任何动作的双手,同时眨眨眼,提议道,“哥哥绝对没有偷拍,你们可以检查?”

 

【当然,因为他每次都会第一时间上传。】

 

“......”

 

一向伶牙俐齿的法国人慢慢放下了手,耸耸肩,做出一副无所谓的姿态。

 

“好吧,反正这个声音也会才说出来,哥哥就不狡辩了。”

 

阿尔弗雷德同伊万对视了一眼,决定好好同他交流一番,最好能销毁所有不该存在的东西。

 

当然,如果能只销毁自己的,又拿到了对方的就更好了。

 

亚瑟看着面前又开始混乱了的场面,索性坐在了中国人身旁,思索了一下怎么开口。

 

【直说问了小精灵肯定不行,亚瑟想着,又有点生气。因为他们从来不相信小精灵的存在。但不管怎样,他决定先跟王耀好好交流一番,顺便晚上去蹭个饭。】

 

刚张了张嘴、还一个音节都没有吐出来的英国人眼神茫然了一瞬,随即镇定道,“这个声音的身份是旁白。”

 

如果不看他被金色短发遮掩的通红轮廓,他这个样子还是很能唬人的。王耀看了他一眼,又在英国人平静看来的松绿色眼眸中点点头。

 

【旁白......王耀心里转过了许多念头,同时想起今晚的火锅是渝下厨,如果有人想来蹭饭的话,他非常欢迎。】

 

【到时候准备个相机好了。王耀愉快地决定。】

 

这个声音几乎称得上平平板板了,音调变化之平几可媲美央视新闻联播。

 

但王耀边清了清嗓子,边觉得自己最近可能会对新闻联播过敏了。

 

还能更拆台一点嘛。中国人不忿地想,同时在亚瑟反望过来、没有了丝毫不自在反而满是揶揄的目光里坐直了身,手在桌上搭成塔型。

 

“我们可以弄鸳鸯锅。”亚瑟目光亮了亮,“不过你知道的,渝来弄的话,清汤的分量......”

 

“知道了。”亚瑟抿了口大吉岭红茶,手指在人手背上摩挲了一瞬,正要顺势做出更深入的邀约——

 

【Fuck.阿尔弗雷德懊恼地想,亚瑟真是太狡猾了。】

 

配合着极会搅和气氛的美国人,旁白再一次恰到好处地响起,亚瑟一抬头就看到了人不满的瞪视,甚至他身后,伊万·布拉金斯基也朝他点了点头,目光深邃。

 

概括起来,大约就是“看着点就行了”的意思。

 

怎么没看到你平常收敛点呢。亚瑟没有放手的意思,反而握住了人的手腕。

 

“那就出发吧。”他的声音冷淡又矜持,语气平淡里甚至带了点居高临下的意味。王耀摸了摸鼻尖,深觉现在日子不好过了。

 

老人家经不起折腾了啊。中国人在心里叹口气,以前怎么没发现到处都有修罗场呢。

 

他又抬头,看着三人之间的眼神交锋,最后站起了身,将袖口扣好,拍打了下西装外套上不存在的灰尘。他最后又看了看,朝正向他举杯的法国人迈步。

 

【好极了,看来最后赢家是法国先生。】

 

旁白声音开始兴意阑珊。

 

【不过也没什么好高兴的,毕竟中国人身边弟妹一大堆的时候,他没有半点机会。】

评论 ( 11 )
热度 ( 322 )

© 穆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