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衍

在各个墙头跳跃

职业咕咕咕

欢迎有人找我玩

希望有生之年能多卖一些安利出去

【耀all】藤蔓 · 二

·目录:   如果点进去还是二的话,就是手机端有bug,还请见谅,自翻空间

·人物我流,非常ooc,且不同于往常设定

 ·目测长篇,会有人物死亡

·耀all主红色,每章主要角色请看tag,无逆cp及副cp

·写手不够聪明,写不出太大的阴谋,笔下人物如果显得智商低一定是写手的锅,发现bug请务必指出

·本章主场烟茶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王耀在心里又喃喃了句这个名字,忍不住咂咂舌。

这回的任务可不好完成了,搞不好要翻车。他想着,在心里琢磨起了贝什米特家族的背景。伊万给的资料还算详尽,但还不够。

他眼神忽然一厉。

先于思维反应,对于危险的敏感嗅觉让人下意识压低身形,紧贴着墙壁,几乎要消失在阴影中。

有人进去过。

王耀悄无声息地绕到了安全屋背后,从另一个入口进入。他的脚步很轻,仅有的一点声响也被消融在鞋底与地毯的细缝中。屋子里很安静,一切物品都在它本该在的地方,王耀压低身体,紧握着枪支。

他的神经几乎紧绷成了一根弦,直到人耳尖一动,绵长的呼吸声传入耳中。

“......”

小心翼翼不见了,危险的触感也不见了。王耀站直身,几个踏步走到床边。不出所料,他原本被打理得整整齐齐的床铺已经乱成了一团,红发青年背对着他睡得香甜,身子微微蜷起,被子团成一团全抱在了怀里,露出了半个背。中国人手腕抬起,眼神死寂,枪/托照着人后脑勺就是快准狠的一下。

“嗷!”

人一下被惊醒了,浑身肌肉绷紧,翻身的同时迅速从被子中抽出枪直指对方咽喉。

“醒了?”

王耀被枪顶着,也不慌,只是眼神悠然在人身上转了圈,才施施然开口。斯科特讪笑一声,放下枪,主动又往右边滚了半圈,让出半个床。王耀往床上一坐,靠在床头,手肘捅了捅人腰侧,“怎么,出任务了?困成这样,有人来了都没感觉?”

“屁,这不来的是你?”斯科特打了个哈欠,眼神中都泛出了点水光。他眨眨眼,把这点眼泪又眨了回去,才掀开被子,伸了个懒腰。

他是那种肌肉匀称的类型,没有锻炼得像个健美先生,但线条流畅,拉伸出的肌肉线条像豹一样有种野性的美。王耀看了眼斯科特那头乱糟糟的红发,没忍住撸了一通。

“靠!”斯科特还伸着懒腰的身体就僵住了,直接把人手给打了下去,一个眼刀甩了过来。王耀拍了拍床头,非常理直气壮,“你还躺我床上呢。”

斯科特朝他翻了个白眼。

他也懒得理这老是有理的中国人,径直下了床,边抽出根烟咬在嘴里,边套着裤子。他穿的是低腰裤,皮带松松垮垮系着,像随时要掉下去。他内裤是黑色的,股沟一路往右腰纹着支玫瑰,颜色甚至称得上妖艳,盖住了花茎下的深色疤痕。

那条疤是他第一次出任务的收获。

王耀脑袋里又冒出了斯科特伤一好就去纹身、回来了还撺掇他也去的得意笑容,摁住床沿,凑过去亲了亲那朵玫瑰。——斯科特本来正弯着腰,腹肌蜷出漂亮的线条,此时也只是浑身一僵,就摁着腰间那颗黑脑袋压了把。

“嘶,”王耀抽了口凉气,直接下嘴一啃,把好好的花瓣啃出了一个牙印。斯科特手顺着他发质极好的黑发滑下,在牙印上摸了圈,才哼了声,“当初叫你也去纹一个,怎么,现在嫉妒了?”

王耀摸了摸被揉乱的马尾,索性直接把发绳抽开,扫在斯科特腰间,直接被人夹住。

“痒。”

王耀翻了个白眼。他咬着发绳,边把头发抢回来,边含糊不清地开口,“我身上疤又不多。”

“是啊,都够拼张地图了。”斯科特回了个白眼。

王耀一噎,“你不也是?也没看你都纹啊?”

“这不一样。”斯科特理直气壮,“第一条才有纪念意义啊。”

“我第一次那道太长了,真要纹上不就跟个黑/帮似的?”

“说的跟你比黑/帮好多少一样。”

“必须好很多,我可是从小到大三好学生拿到手软。”王耀说起来居然还有点小得意,翘着腿一晃一晃的。

斯科特一顿,拉开椅子坐下,手指在膝上搭成塔状,向前俯身——他此刻才显露出“孤狼”该有的气势,墨绿的眼锐利得好像盯着猎物的野兽。

“你是不是又接了什么麻烦任务?”



评论 ( 18 )
热度 ( 79 )

© 穆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