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衍

在各个墙头跳跃

职业咕咕咕

欢迎有人找我玩

希望有生之年能多卖一些安利出去

【耀仏】Trick Or Treat

·万圣节贺文

·小甜饼在三前止步,往后有转折


 

 

 一

 

“你好了没——?”

 

屋外又是一声叫唤,还伴随着些压抑不住的笑声。弗朗西斯调整了下胸前的领结,最后确定了一遍装扮的完美,才推开门,认命般答道,“好啦好啦,哥哥这不是出来了么?”

 

他一出来,门外就安静了,在短暂的沉默后,他的好友走上前来,朝人肩膀锤了一拳。

 

“可恶,还以为能看你笑话呢。”他不甘地小声嘟囔。

 

本来真心话大冒险结束后点了让人去要糖点条件,就是想看看这人生赢家的笑话,可这人如今的扮相无疑是比平常还好看了。

 

法国人撩了撩自己的金发,朝女孩儿堆里抛了个媚眼,成功收获一堆脸红心跳的迷妹。他本就面容姣好,此刻穿上了吸血鬼的服装,更多了几分优雅贵气,鸢尾色双眼比夜更深。这样的吸血鬼如果真的存在,该是从不会主动猎食的,因为总有人愿意为他奉献。

 

友人瞧不过这法国人四处挥洒荷尔蒙的模样,往人手里塞了个竹篮——风格十分可爱,还系了个粉红色的蝴蝶结——拍拍他肩,“行了行了,赶紧去要糖吧!”

 

弗朗西斯这才瘪了瘪嘴,盯着手里的竹篮,面上无比郁闷,“诶……哥哥可不是小孩子啦。”

 

友人瞧到他郁闷的样子,才在心里偷笑,面上只是把人往街上推,“谁叫你输了呢?”

 

弗朗西斯就把篮子藏在披风里,认命地往街上走。

 

 

 

 

大冒险的内容是:弗朗西斯需要要到全镇每一户人家的糖果。

 

饶是以法国人一贯的厚脸皮,也会在人开门时惊讶的目光里有些脸红。好在他人缘好,又风趣,镇上的人家都只会在他窘迫说出“trick or treat”时会心一笑,往他的篮子里塞糖果——就连路上遇见了小孩儿们的队伍,那些小屁孩也只会很得意、又有点吝啬地送给他几颗糖,并未自己给了大人糖果而由衷骄傲——一路走下来,他的糖已经多到不得不装在衣兜里了。

 

他在最北面的森林前停下了脚步。

 

在他模糊的记忆里,这座森林里似乎是有人居住的,他好像曾在某个夜晚闯入过这座森林,但那时他太过幼小,只能依稀记得屋子里温暖的火光。而等他渐渐长大了,家里的大人也不允许他进入,只对他说,“这是神明居住的地方。”

 

不过需要要到全镇的糖果,肯定也包括这里了!弗朗西斯在心里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又打理了下衣摆,确定了自己的仪表整洁,才怀着莫名的期待与兴奋踏入。

 

按理说,夜色中的森林应该是很恐怖的,该有猛兽的眼睛,再不济,也该黑压压得透不过光。但这座森林不同,弗朗西斯觉得这片温和的土地好像在欢迎自己,空气是静谧的,树叶边都勾勒着银光。法国人终于在一间孤零零的房屋前驻足,想敲门,又有些紧张,于是把领结扯松了一点,让自己的呼吸更加顺畅,荷尔蒙也挥洒得更为彻底。

 

他轻轻地敲了敲门。

 

“叩、叩。”

 

几乎是敲完门的下一秒,门就被打开了——

 

活了十九年,自诩为全世界的初恋,看上去万花丛中过然而根本没谈过恋爱的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终于在一个万圣节的夜晚,体会到了何为“一见钟情”。

 

对着前来开门的东方人,弗朗西斯动了动嘴,在那双温和的、比琥珀更明亮的眼眸中昏了头,擅自更换了台词。

 

——“Kiss or sex?”

 

 

 

 

 

 

 

虽然有着稍显尴尬的初遇,但弗朗西斯还是成功与名为“王耀”的东方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当然,这友谊里是否掺杂着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就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耀!”

 

在又一个暑假来临的时候,弗朗西斯果断抛下了自己相约出去旅游的好友们,选择回到老家。他那副归心似箭的模样常常让友人怀疑他是不是有了个女朋友,但在法国人坦然的目光里还是放下了怀疑。

 

弗朗西斯倒是一点也不心虚——哥哥这不是还没追上嘛!

 

他隔着老远就忍不住叫了声,不出所料地,门马上被打开了。腰间还系着他送的粉红围裙的中国人挑了挑眉,还是只能无奈提醒了句,“别跑太快。”

 

“哥哥这不是太过思念你了么。”弗朗西斯回答得十分熟练。好在王耀已经对法国人的甜言蜜语有了抵抗力,因此只是侧过身子,让出了房门。

 

“今天的午餐是?”

 

一进了门,刚把背包放下的人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他自己也有一手好厨艺,偏偏被中国人惯坏了胃口,除了中国菜,也只有自己的手艺能入口了——说真的,去英国做交换生的那段时间对法国人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王耀把最后一盘糖醋里脊端了出来,香气缭绕着勾引着人蠢蠢欲动的双手。弗朗西斯使用筷子已经使用得很熟练了,比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也差不了多少。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他从包里摸出了一本薄薄的手册。

 

“答应你的菜谱。”他朝人眨出一个甜蜜的wink,“哥哥答应你的事从来没有失约过。”

 

王耀接了过来,顺手在人柔顺的金发上瞎撸了一通,甚至撸竖起了一根呆毛,嘴里还敷衍似地回答,“是是,弗朗你超棒的。”

 

这撸狗的手势是怎么回事啊!弗朗西斯用眼神发出控诉,同时在心里小小叹了口气,认识王耀的这几年来,除了第一次见面时有些、咳、尴尬的话,他明里暗里的暗示也不少,可中国人偏偏像瞎了眼一样,就是装作没看到。

 

虽然王耀绝对是个合格的友人,但哥哥还是想更进一步啊。他委委屈屈地想到。

 

许是他的眼神太可怜了,王耀也不免有了几分不自在。他放下手,清了清嗓子,自顾自走到摇椅旁坐下——他们的默契,一个人做饭,另一个人洗碗。

 

耀这生活作息也太像个老头子了吧。弗朗西斯系着围裙,看了眼摇椅上看书的人,忽然想起人几乎不曾变化的面容。

 

他们也认识好几年了,法国人这些日子气质越发沉淀,多了些成熟的魅力,一双眼睛醉人得厉害——可王耀,他看上去仍是初见时的模样,气质温和,像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甚至比弗朗西斯还要年轻些了。

 

法国人想到这儿,就没往下细想了。一种莫名的直觉阻止了他,让他断定了人只是显得年轻——东方人本就显小。

 

但当他坐在王耀对面时,中国人还是敏锐地发现了他眼里残余的迷惑。王耀合上了手里的书,坐直了身,没有给人半点缓冲的余地,忽然开口,

 

“终于发现了?”

 

在漫长的对视以后,弗朗西斯点了点头。——其实照他的敏锐,早该发现了。

 

王耀好像也不想做隐瞒。他顿了顿,又开口,语气平淡得好像只是在说“今天中午吃什么”——

 

“我是守护这片土地的神灵。”

 

法国人蓦然睁大了眼。

 

他在大学中被锻炼出的科学三观在人好笑的目光中摇摇欲坠,几乎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谁能在深交好友突然说出自己是个神,跺跺脚能让地面颤三颤的时候保持镇定啊。

 

他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

 

“哥哥还以为是吸血鬼啊,幽灵之类的……”人好像有点不甘似的开口,小声嘟囔着,然而像又意识到了什么,眼中全是笑意,“所以,假设这是拒绝哥哥的理由——耀你知道我的心意吧?”

 

他的关注点转变得太快。王耀张了张嘴,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又垂下眼睫,挡住眼中的一片挣扎,才闷闷开口,“嗯。”

 

“那也就是说——”弗朗西斯拖长了音调,尾音微微上扬,每个字都轻快无比,好像在嘴里裹了层蜜滚了一圈才被吐出,“耀你并不反感我吧?”

 

“……啊。”

 

好像终于下定了决心,王耀笑弯了眼,凑到人耳边,压低了嗓音,

 

“Kiss and sex.”

 

 

 

 

 

 

 

 

 

 

 

 


 

 

 

 

 

 三

 

又是一个阳光温和的午后。

 

弗朗西斯躺在摇椅上摇摇晃晃。虽然已经是个老爷爷了,但法国人依旧神情温和,岁月带走了他的容颜,却让他沉淀得更为出色。他微阖双眼,面带笑意,背脊依然挺拔,胸前还别着朵娇艳的红玫瑰,是个极富魅力的极品老头了。

 

“来了?”

 

他吐出这两个字,就好像用了很大力气一样咳嗽出声。但他的神情依然平静,只是手掌向上一翻,握住了另一只手——他的手上布满了皱纹,像干枯的老树皮,被他握住的那只手却依然年轻,光润如象牙。

 

王耀笑着应了声,在他旁边坐下,坐在另一把摇椅上,也开始摇摇晃晃。他的面容还很年轻,做起老人家的做派却一点也不违和,让弗朗西斯在心里撇了撇嘴。

 

一方的老去似乎没给他们的相处带来任何改变,至多不过是弗朗西斯不能再陪着人四处浪了。——虽说大多数时候,都是王耀克制着他老顽童一样的性子,让人不要浪过了头。


王耀开始念起了弗朗西斯早年写过的一本小说。

 

他的声音温和又沉静,像秋日的微风,让听者昏昏欲睡。弗朗西斯的摇椅渐渐没有了动静,在爱人一如往昔的声音里微笑。

 

他的呼吸停了。

 

中国人的念书声中断了一瞬,但马上又接着念了起来,在漫长的诵读声后,日渐西落,夜色深沉,光洁的书页上终于砸下了两颗小水珠。

 

王耀站了起来,为爱人拢了拢外套,在人额头上烙下了一个轻柔的吻。

 

“晚安。”他说,把书放在人怀里,又坐回另一把摇椅上,开始了短暂的休憩。

 

时间永远流逝,宇宙永远变化,所有的相遇都是必然,所有的告别都是为了再次重逢。

 

他开始等待百年后的下一次轮回。


评论 ( 32 )
热度 ( 179 )

© 穆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