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衍

在各个墙头跳跃

职业咕咕咕

欢迎有人找我玩

希望有生之年能多卖一些安利出去

【审all】只是个游戏吧·二

·主x刀,审all,无副cp

·人人都爱审神者

·梗概:审神者以为自己只是在玩一个攻略游戏;刀剑男士们发现审神者的灵魂经常不在家。

·本章粟口田主场。

·虽然说着攻略范围全刀帐但我对短刀们好像不大下得去手【……】

·提前说明,只有千煜的游戏连接本丸。←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设定。





完成了每日任务,日课三发并没有出新刀后,千煜暂时停下了手。

当时间划过午后,审神者在日常的操作以外,还有一件可以做的事——

在光屏右侧微微浮起,几乎要怼到玩家面前地、出现了【寝当番】三个字。

千煜:你们真是好不正经的游戏公司.jpg

作为一个正直、严谨、基本把《刀剑乱舞》当成一个战略养成型休闲游戏来看的玩家,审神者虽然平时也会顺手刷一刷刀剑付丧神的好感度,但对于寝当番还是拒绝的。

更何况这游戏已经不只有一个玩家刷出过BE结局了。

没有好感度提示,没有关键事件提醒,甚至没有发言选项,一切只能靠玩家自己摸索,——有慢慢刷好感的玩家,自然也有急不可耐寝当番的玩家,于是后来游戏论坛上经常出现这样的风景。

【树洞】连开七把刀的寝当番之后我达成了神隐结局

【树洞】对短刀下手还不专一请务必三思而后行,很有可能达成暗堕本丸结局!!!

【树洞】寝当番不是你想开,想开就能开,每天只能强制寝当番是什么没下限的公司才会开的结局

……

…………

诸如此类。

千煜平常刷论坛的时候看到过不少这样的树洞,自然对寝当番敬而远之。

他独自走到天守阁,拉开纸门,迈入房间。

他的房间是自己布置的,自认为很有简约美——不过让他人来看的话,大概只有“性冷淡”三个字可以形容了——除了完成出阵任务外,审神者还有多种多样的休闲方式,比如上网或者玩游戏等等。

在游戏里玩游戏,讲究。

审神者打开时之政府配备的光脑,登录上去,同同僚联系了几句。

接下来的日常就有些枯燥了,千煜盘算了下,打算先下线,明天再接着肝,纸门就突然被敲响。

“笃笃笃”。

轻巧、快速的三声。

不是压切长谷部。

除了常任近侍的打刀时常会用各种有的没的理由前来以外,倒是很少有刀剑主动来敲门。审神者边把摞起的文件放到一旁,边直接用灵力拉开了纸门。

——是乱藤四郎。

橘发短刀或许是被这猝不及防的开门吓到了,一双冰蓝色的眸子愣愣的、微微瞪大,手上还维持着敲门的姿势,唯有捏着裙摆的另一只手透露出些许的焦躁不安。

糟、糟糕……忘记开场白了!

在兄弟面前说出了壮志豪言的短刃一下子秃噜了嘴,才在审神者略微疑惑的目光中结结巴巴道:“我、我是来夜袭主公的……不对!!”

……太糟糕了吧,这个开局。乱绝望地想,我还是自己去跳刀解池吧。

……

…………

事情的起因发生在午后。

“所以,今天的议题是?”

被乱藤四郎借由开会的名义召集起来的短刀们在庭院里围成了一个大圈,厚藤四郎边不在意地询问道,边将球抛起,屈腿一跃,闪电一击!

“乱!”

“是攻略主公大作战啦!而且,明明是超正经的会议吧,却玩起了抛接球?退!”

“攻、攻略主公?呜、虽然,的确想要主公摸摸头,但主公好像很忙的样子……药研哥!”

“说着很正经,自己却也玩得很开心嘛。前田。”

“啊!不过,怎么突然打算有行动啦?乱!”

“因为,本来被召唤出来的时候看到有这么多兄弟在,粟田口一定能成为本丸宠爱NO.1——结果还没有行动好像就要被抢先啦?看起来主公对主动的类型不反感噢?秋田!”

“欸,欸?但是,主公好像不太好接近的样子呀?平野。”

“是诶,连一期哥都没有被另眼相待,我们能做到吗?博多!”

“一期哥是太害羞啦!我上次看到主公摸了摸一期哥的头噢,结果直到主公离开,一期哥才红着耳朵反应过来……简直是资源大浪费!对此我无法坐视不理,商人一定要有准确把握时机的眼光才对,我支持乱,乱!”

“什、什么,居然还有这种事?可恶,我也想要主公摸摸头啊……说不定,主公喜欢的正是短刀的类型吧?我逛论坛的时候都看到了,藤四郎家的腿可是被审神者大人们称为腿控天堂噢?药研哥。”

“那只是单纯的欣赏啦,会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才奇怪吧?大将可不是这种类型,嗯,可不要给大将带去烦恼啊,退。”

“呜……会、会困扰到主公吗?但是,主公也很温柔的吧,还给小老虎买了领结和梳子……厚!”

“噢噢!这么说起的话,大将每次去万屋都会给我们带糖……欸?难不成大将其实是温柔在心口难开的类型吗?后藤!”

“喂,那正好说明大将完全把我们当小孩子看了吧?我——会尽快长高,成长为合格的护身刀的!信浓!”

“收到糖果是很好啦,但是、秘藏之子也不想一直被当成小孩子看啊。决定了,我支持乱,但是具体要怎么做?乱!”

“具体……具体先在主公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对他发起突袭吧?我看论坛上说,夜袭总是能有很大的收获噢?如果能知道主公的喜好什么的,也能帮助一期哥,稳固粟田口家NO.1的位置!药研哥~”

“夜袭就太过分了,大将仅仅身在本丸的时候就一直在处理公文,完整的时候也很忙碌吧?乱,不能打扰大将的睡眠。”

“……有道理。”

乱藤四郎一跃而起,将药研手上将将要砸出的球夺在手中。

“但是稍后的话,说不定这份勇气就会不见、也有可能被一期哥制止……会议结束,结果就是,我现在就去找主公!”

“……???”

趁着兄弟们怔愣的瞬间,乱藤四郎深呼吸了一口气,发挥了短刀的速度往天守阁而去。

而在短刀们没有注意到的角落中,躺在树上晒太阳的人翻了个身,白色的衣角在空中一划而过。

“噢噢,没想到听到了个好主意呢,说起来,到本丸之后,还没有机会给主公恶作剧过……决定了,专属主公的大惊吓准备中——”

……

尴尬、沉默,这大概就是乱藤四郎现在的处境。

简、简直是最糟糕的发展事态——!为什么看到主公的时候脑子懵了啊!橘发的短刃在心里捶地的同时,也不忘冷静思考着挽回方式。

千煜坐在案前,面上稳如老狗,心里慌得一批。

这大概就是所谓攻略游戏里的关键事件了?做错了选择的话不会一下子好感down到底吧?而且——太阳都还挂在天上,算什么夜袭啊?

尽管内心疯狂吐槽,但审神者的面上却没有流露出丝毫端倪,只是捏着笔的双手悄悄握紧了一点。

“……现在还是白天。”

结果、下意识还是想吐槽这件事。

千煜单手扶额,露出了些微的好笑的、无奈的笑意。他很少露出这种表情,审神者的脸上大多数时候都没有表情可言,气场大抵只能说是“不怒自威”。本来心绪乱糟糟的短刀,突然放开了捏着裙摆的手。

这个样子,也就是说主公没有生气吧?乱想着,属于短刀的敏锐的、把握时机的能力又出来了,她上前了一步,用符合心情的、醉醺醺的语气开口,“主公这么说,是允许夜袭了吗?”

“不。”

千煜却是果断回答。

修罗场要不得——虽然他的想法并不能改变什么——BE结局也要不得、何况对着短刀年幼的模样,他也没有任何攻略的想法。

他只是招招手,在乖顺靠过来的短刀手掌心上放了几颗金平糖。

“这是对你的勇气的奖励。”随后,审神者又当着乱藤四郎的面,将任务安排的公文取出,在畑当番的任务位置上、直接安排了一星期的任务,“然后,这个是惩罚,幸好你还知道敲门——再有下次的话,我会跟一期好好谈谈的。”

请务必跟一期哥多相处!——虽然抱着这样的想法,但是乱藤四郎并不打算牺牲自己,一想到自己会累得手上气泡、身上也脏兮兮的,脸上就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不管啦,兄弟们也要一起,这是为了粟田口家、为了一期哥做出的贡献!

评论 ( 8 )
热度 ( 115 )

© 穆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