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衍

在各个墙头跳跃

职业咕咕咕

欢迎有人找我玩

希望有生之年能多卖一些安利出去

【乔弗】AI会梦到创造者吗

*给 @自娛自樂🌥 的生贺,生日快乐呀!

*画家乔罗xAI弗雷德

*是甜饼

*乔弗初尝试,ooc慎入,ooc慎入,ooc慎入

*有很大的设定上的bug,仅为剧情服务,请忽视

*……我还是要说一次,ooc慎入,白白看完不要打我【。】






1.



虽然一直被称作艺术的天才、等同于无所不能的神明,但乔罗其实还有一个别的成果,一项拿出来就会被世界所称赞,甚至说不定要被认为从事艺术行业是浪费才能的成果。

“你是怎么做到的?”在相熟的友人用惊叹的语气这么询问的时候,还没有从困倦中清醒的画家揉了揉眼睛,用拖沓的语调说,“就是这样。”他补充说,“要看很多书,然后——啊,他的外貌都是自己生成的。”

不用质疑这样跨行业的天才是不是太作弊了——确实太作弊了——总之,再念一次,“乔罗是绝对的天才”。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在这样的事实之下,一个画家跨行改造了一个低智能机器人而直接创造出了一个AI的事情,也就不那么惊人了。

——哪里不惊人了。

“犯规了,犯规了。”小花仙晕晕地嘟囔,“你会被上交给国家的。”

“不要,太麻烦了。”乔罗果断地拒绝,顺便接过了被机器操纵着送过来的小甜饼,“谢谢,”他尝了口,发出满足的喟叹,“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我也想要。”小花仙眼红地盯着,“吃下午茶岂有不带客人的道理?”

“有道理。”乔罗说,回应是将小甜饼带入怀里,“那么,送客。”

小花仙:?逻辑鬼才?

弗雷德忠实地执行了,接着扫地机器人就开始在小花仙脚边转悠。“太过分啦——!”虽然这么说着,在指尖触碰到一点布料的触感的时候,小花仙还是哼哼唧唧地站了起来,将某个小包攥进手里,假装不情不愿地离开。

“你知道我能闻到。”

小甜饼好像唤回了乔罗的一点活力,他终于没有抱着枕头,而是坐了起来,粉色的长发垂落。他含糊地说,用有一点抱怨的语气。

弗雷德正操纵着小机器清理着一切他看不惯的垃圾,优越的性能让一切在他眼中都无所遁形。“我知道。”说这话的时候,他正飘在空中,用科幻电影里常出现的那种姿势,荧蓝色的光点与数据组成的身躯靠近了乔罗,“我做了双份的小甜饼,但是——你最近吃太多了。我计算过了,这么下去你很可能会蛀牙。”

“我跟蛀牙没有关系。”乔罗断言,但还是妥协了,他彻底放开枕头,张着手将弗雷德的身体虚虚拢入怀中,粉色与蓝色两种发色缠绕在一起,“好吧,但是要弗雷德的亲亲来补偿 。”

习以为常,弗雷德的数据里冒出了这个词。他顺从地贴近了乔罗,在对方露出来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犹豫着,又亲了亲对方微微皱起的眉心。

“……”

虽然并没有任何切实的感觉——

乔罗叹了口气。







2.



创造出弗雷德确实是一个巧合,过程很简单,首先你需要一个低智能的机器人,其次你需要一堆书跟论文,最后你需要一个乔罗。如果有最后一个的话,前两个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弗雷德”这个意识最开始出现的时候,乔罗只是一边计算着接下来的步骤,一边突然发现——啊,智能水平好像提高了,而且,还有很特别的数据出现。

他既没有阻拦,也没有催促,只是怀着难得的微妙的好奇心对这股数据放任自流。庞大的数据流奔腾在网络中,沉浮着、以不容改变的气势向某个地方冲去,在这个过程中被不断汇拢又筛选,在这个机器人身上不断汇聚又汇出,间或还有“嘭嚓”的声响和一点烧糊的味道,最后声音终于平静下来。

“……咳……咔……”

这个声音却不是从机器人身上传出来的,放在一旁的电脑突然发出了些微的声响,屏幕亮了起来,然后是投影,以前买着用来看电影的幕布也被展开。

乔罗奇异的、或者说理所当然的,没有任何害怕或恐惧的心理,不如说很有些期待。

荧蓝色的、电影中常出现的光点汇聚,拢成一束光,然后是一个人形,他顺着惯性下落,漂浮在离地一尺的高度,向乔罗伸出手。

“乔罗。”他有些不确定地顿了顿,与乔罗对视。事实上他们并不能触碰到彼此,但在乔罗向他也伸出手后,他指了指自己,“弗雷德。”又再次开口,笃定道,“乔罗。”





3.



弗雷德的智能水平发展得非常快,具体表现在他一开始只会在乔罗坚持要吃小甜饼的时候找糖尿病跟蛀牙患者的论文给对方看,现在已经却已经学会了威逼利诱。

“谁掌握了厨房,谁就掌握了大权。”

成功养叼了乔罗口味的弗雷德此刻大权在握。

——不过握得不怎么牢固。

他完全没办法抵抗乔罗的目光。

乔罗的眼神一下子飘向小甜饼,一下子又飘向弗雷德,他什么也没说,甚至眼神中都没有任何乞求的意思,但只是被他这样默默地、专注地看着,弗雷德就错觉到,自己的数据快要烧起来了。

“……”

AI最后选择了逃避。——网线一拔,心软去她妈。弗雷德明智地关闭了自己的视觉系统,在黑暗中,数据忽然又波动了起来。

乔罗感应不到数据的波动,只是感叹了弗雷德年纪大啦,不好对付啦,心思仍在小甜饼上。

“……哎。”

乔罗眼睛一亮。

弗雷德的投影再次出现,他犹豫着,像是有什么话要说。

乔罗胜券在握。

“……事实上,乔罗。”最后,弗雷德开口,“你胖了。”

乔罗:……???

“不可能。”他否认,“我一向控制得很好。”

“但你最近小甜饼摄入太多了,在你瘦下来之前,小甜饼暂停供应。”

弗雷德体贴地、最后还是没有贴出乔罗的体重图。

“……”






3.




作为新生的AI,弗雷德虽然进步速度已经很快了,却难免仍有不足之处。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乔罗一如既往地抱着枕头蜷在沙发上,阳光披洒在他身上,让人睡得更沉。

弗雷德一边操纵着扫地机器人转来转去,一边打开窗户透气。凭他细致入微——或者说有些龟毛洁癖——的个性,乔罗的生活水平简直平地上升了一个档次。他能掌控庞大的数据流,但在非必要的时候却并不能完美分配,所以在他分神盯着乔罗的片刻中,他没能阻止一个意外的访客。

“咕噜。”

这声响最开始响起的时候,就引起了AI的注意,他捕捉到了一个橘色的身影。这不速之客并不为自己的闯入心虚,它悠闲地踱步,尾巴一扭一扭,看上去也并不想用沙发试验自己爪子的尖锐。

是一只橘猫。他想着,目前看来还没有危险性,但是谁知道它会干出什么——等等?

这橘猫确实干出了什么。

在扫地机器人悄无声息靠近的同时,它也踱步到了画架身边,也许这奇怪的木材与其上它不能理解的图案吸引了它的注意,总之,它停住了,凑近画架的同时伸出了爪子——

“喵嗷!!!”

弗雷德不带怜惜的快准狠的动作并没有即使组织它。被机器手臂惊扰到的橘猫发出凄厉的叫声,从打开的窗户里一跃而出,只留下倒霉的、被扑倒在地的画架与它身旁懵着一张脸的AI。

“……”

“弗雷德?”

跟猫逃出窗户的声音一起响起的,还有乔罗还包着睡意的声音。

“乔罗。”弗雷德回应,表情沉稳,语气没有一丝波动,可是数据链却在不明显地——或者说很明显地波动。

人类这时候会怎么道歉?他心里想到,已经自动把橘猫的锅揽上了身,同时下单了同一家店的画架。他已经搜索到了几千条道歉方式,但没有一条适用。乔罗还在尝试睁眼,但阳光的烘烤太舒服了,他只是勉强让自己朝弗雷德发声的方向挪动了一厘米——或许一毫米;而弗雷德甚至没有发现乔罗还没有真正清醒。换个条件下,或者换个对象,他一定能觉察到此时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人接着睡,他有足够的效率让下一个画架马上到家,但他急着坦白从宽。按人类的寿命算,我才几个月。弗雷德在心里为自己辩解,但还是忍不住悄悄地、又向上漂浮了一寸左右,好像这样就能逃离乔罗的视野。

但在乔罗对他伸手的一瞬间,弗雷德还是条件反射地靠了过去。

“怎么了?”乔罗用倦怠的、睡意未消的声音含糊问道。

“有一只猫——我在打扫,顺便开窗通风——有一只猫从窗户里钻了进来,我没有拦住,然后它到处溜达,打翻了画架。”弗雷德干巴巴地说,“我下单新的画架了,很快就能到。”

“唔,那不重要。”乔罗应道,一点都没有往日重视画材的样子。这人抬起手,准确无误地指向弗雷德的方向。他们并不能接触,但自然而然的,弗雷德就靠近了 他似乎真的能感受到乔罗发丝的触感,有点痒,但是很柔软。

AI不需要睡觉,但弗雷德的数据此刻确实安静了下来。






4.


“弗雷德,他太全能了吧。”友人不是头一次这么感叹了,“你考虑再研发一个出来吗?”

“有弗雷德就够了。”乔罗这样说,接下来十次,每次友人上门的时候,都要被堵在门口经历恶作剧。

弗雷德确实很全能,他毕竟是一个AI,真的发展起来,或许有成为“天网”的潜力,但幸好他完全没有这样的野心,只在某些时候,一些“成为人类”的野望会悄悄冒出,想要触碰的愿望在数据中心掀起涟漪,最后被AI自发地收拾投入垃圾桶。

他有很多能力,但还是比不上乔罗。弗雷德发自内心地这么认为,在旁观乔罗绘画的时候尤甚。

弗雷德可以找出几百种不同语言的、可以充盈一整个词库的词汇来不重复地夸赞乔罗的作品,自身也可以绘制出完美的画作,但也仅仅只是完美了,作为一件死物的完美,只能到让人夸赞“美丽”的程度。而乔罗——那是不能用语言形容的,能触及灵魂。如果AI也有本能的话,弗雷德只是近乎本能地感受到“美”,就像他模糊感受到了数据不能描绘的光。

总有些东西不能用语言描述,弗雷德感受到了,既困惑,又突然低落了下来。他团吧团吧着情绪模块出现的几段数据,烦躁地捯饬了一番,准备给自己来个杀毒。

“弗雷德。”

但是乔罗突然叫他。

因为情绪模块的波动,弗雷德暂时躲入了厨房烘培小甜饼,只留了一小部分数据在外,乔罗叫他的时候他暂时停下了收拾情绪模块的动作,这是个明智的选择,因为当他闪现出来时,他的情绪模块乱码了,或者说,他宕机了。

乔罗没有觉察到这点,他只是让开身。虽然明白弗雷德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可以看到,但他还是习惯性地将对方当做“人”来看待。

画布上并不是什么惊艳的画面——虽然出自乔罗笔下,它已经足够惊艳了——但它并没有描述什么宏观的场景,海浪、天空,通通不是。那上面只有两个人,左边的那个红发蓝眼,似醒未醒,倚着身旁人的肩,微垂的眼睫中能瞥到一丝朦胧的蓝;右边的人则正好相反,蓝发红眼,似乎正在关注些什么,眼角余光却总是留在身旁人的身上,里面确实涌动着温柔的情绪。

并不是说运用了高超的技艺或者是怎样,只是画家的情绪完全流露而出,柔和的笔触下确实是让人完全领会的、光明的、温暖的情绪。

“——”

弗雷德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没有人心,也没有可以被触及的灵魂的。

但此时,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本来打算清理的数据已经被统筹塞入了秘密文件,但仍有新的数据在生成。那些数据毫无规律,弗雷德无法理解,他只是怔怔然,投影出的身体落了下来,站在原地。

那些被他刻意忽视的,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出现,被他不断投删除却又不断生成的东西好像汇聚了起来,冲垮了某个大坝之后倾泻而出。

然后,乔罗开口了。

“弗雷德,”乔罗的语气难得有些紧张,“你想要一个身体吗?”





5.



如果弗雷德理解错了这句话的意思,之后的一切大概不会发生;但他不可能理解不到。他的数据又开始紊乱了,语言系统仍然调出了平稳的音调。“我……”他想说些什么,大概他可以翻出任何有关伦理或者法律的书籍来说些什么,但那些没用,弗雷德知道,乔罗决定了的事情,用那些东西没办法改变。

能够改变的东西只有一样,就是弗雷德自己的意愿。

但是,弗雷德想,乔罗确实是我的创造者,为了他好的话,我应该拒绝。

但是,他又重复了一次,乔罗不在乎,我也不在乎。

他在乎的只有乔罗而已。

于是他像个真正的人类一样,凭双脚走动。他跟乔罗之间只有很短的一段距离,计算来说弗雷德只走了两秒,但这两秒无比漫长。

他最后停留在了乔罗身前。

这个吻确实落在了唇上。

评论
热度 ( 34 )
  1. dokei tou穆衍 转载了此文字  到 ominous赤羊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穆穆的喬弗我死遼……太香了太美味了好甜馬鴨我好了(語無倫次)

© 穆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