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衍

在各个墙头跳跃

职业咕咕咕

欢迎有人找我玩

希望有生之年能多卖一些安利出去

【耀朝】无可追回

你一见到他,就如同冰见到了火。
翡翠熔成了雾,金发缀上了阳光,
可笑的自尊黏住了你的唇,似乎能把跳动的心掩藏。
只他一眼,你又溃败了。

他又在看你了。
无人能比你对他的目光更加敏锐,因为你比常人更用十倍百倍的时间看着他。
他在想什么呢?
你无从得知。
那双神秘的琥珀色的眼眸一次次出现在你的梦中,使你被淹没。
你该用英伦绅士引以为傲的智慧找到攻陷他的方法——可只要他一看你,你就无法进行思考了。

你与他的交集变多了。
这不是因为你主动,而是他。
你从不会拒绝他的邀请,矜持也不过是一层浮在面上的遮羞布。
他的眼睛在引诱你,他的声音在引诱你,他的嘴唇在引诱你。
他在诱使你说出一切可说不可说的话,诱使你将冰层打破火焰放出,诱使你去亲吻他或被他亲吻。
——一切不过是你的妄想。

他向你告白,在你无法忍耐之前。
他对你诉说他的爱意,在那些你思念他的漫长夜晚,他也曾被英国人矜持而冷淡的身影吸引目光。
你喉结蠕动,却被扼住喉咙,无法发出声音。
于是他俯身笼罩住了你,衔住了你的唇,由此衔住了你的心脏。

————————————————————

中国人微妙的神色又在你眼前浮现,那是他难得的欲言又止。
你该发问,可你没有。
于是他亲了亲你的额头,在一夜的狂欢之后整装离开。

他的眼睛是你的梦,他的声音是你的梦,他的嘴唇是你的梦。
你曾沉进他的琥珀里不知世事,又在这个梦里沉沉浮浮。
——那里有你的光。

你的好友,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先生又一次敲响了你的门。
你不想理会,于是法国人就自己打开了门。
他在嘲讽你。因为他紫罗兰色的眼睛正由上而下俯视你,且勾勾唇,似笑非笑。
暴怒在你心中炸开,滚烫的岩浆流淌。
你猛的站起身,想给他一拳。
可他的嘴唇张合。
你眼前一片白光,便不知事了。

混蛋的美国人又一次带来一个恶讯。
一个你早已听过的恶讯。
你只是冷淡的点点头,可那个混蛋的美国人——他怎么敢——怎么敢触碰他!
而你悲戚地看着他,想抢回他,又怕伤到。
他的面容沉静而俊美,是雾色朦胧里的曙光,
但似乎又有什么不同。
你凝神看去,美国人消失不见,只有他在烛光中安静地看着你。
他的目光一如既往地让你心动,于是你按捺下不争气的心脏,寻找着、寻找着——
你懂得了。

他的黑发垂下,是你细心的扎好理顺;
他的薄唇轻抿而苍白,带着令人心动的芬芳;
他的指尖微凉,那里曾触碰过花瓣,也触碰过你赤裸的身躯;
唯有他的眼,
他的眼中有烛火跃动,那里曾有阳光洒落,而如今晦涩不明——
你懂得了。

你仰着头。
你哭泣着向上帝祈求,而上帝依旧带走了他。
翡翠凝成了冰,金发暗淡了夜光,可怜的悲戚捂住了你的心,似乎能遮蔽住真相。
只他一眼,你又溃败了。






——————————————————————————————

因为鸽苏拉太太的荷马史诗体太好看于是_(:з)∠)_
本来不求荷马史诗但求看起来好歹还比较正经
然而现在看看这都什么玩意儿
【挤出微笑】
我要把这黑历史记录下来
第一次明显的be居然写了不知所谓的东西,选择死亡【躺】

评论 ( 5 )
热度 ( 87 )

© 穆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