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衍

在各个墙头跳跃

职业咕咕咕

欢迎有人找我玩

希望有生之年能多卖一些安利出去

【耀all】写手双人问卷

跟 @Lemon Tea_试图更新但无果 共勉一起的双人问卷w

一:首先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吧

这里是穆衍,目前专注左耀,爱吃左耀左叶左路,不过都是冷cp:(
超级好勾搭x喜欢把可爱的小姑娘宠上天【给小天使们比心♡】

二:回忆一下对方写过的同人,评价一下对方的文风吧~

tea的话,中露跟耀普摸得比较多吧

非常羡慕的是对于分段以及标点符号的运用,言语间有种奇妙的……朦胧的美感?但并不是飘着雾气的,而是非常精准的那种x哪怕是小段子也能让人精确的理解到两人的关系,对人物的描写很到位w
语言描写也是,怎么说呢——非常的温柔,但是特色鲜明,所有的感情都能被浓缩进去了。
擅长心理描写的感觉?出现的恰到好处,而且超级自然,完——全不会有出戏的感觉
啊我的描述废治不好了。气。无法说出她的好。

三:你觉得最能体现对方对于cp理解的一段文是?

这个倒是难找......我觉得每段都很好:(
最直观的描写的话是耀普三十题?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温和,与人为善。
(没什么不对的)
{似乎有什么不对仔细想想似乎又没什么不对} 
5 对方的性格?
是个活泼的人,很可爱。
(活力的样子让人心生向往)
{最后一个词……“对方”是男的吧??}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正式的话,1861年,皇宫。
{很简洁呢……}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野狼。
(野性毕露的眼神很能勾起征服的欲望。)
{那你就是狮子了?}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都很可爱。{一股子宠溺的感觉!}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算不上讨厌,但他太随意了。
(洗完澡大大咧咧地只披一条毛巾出来什么的……)
{感觉似乎不是讨厌}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当然。
{从字里行间传来的浓浓的粉红色虐狗气息……}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基尔,生气的时候会喊全名,但是很少。
{在那以后,似乎已经没怎么看过他生气了。}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这样就好。
(咳,要含蓄,我什么都没有想)
{老人家不喜欢玩花样吗?}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狗。
(对自己的信仰可谓是极度忠诚)
{似乎有什么深意}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土豆大餐之类的。
(实际上我一直不懂为什么德国人这么喜欢吃土豆)
{吃货,话说好久没尝到这老狐狸的手艺了……咳}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他送什么我都喜欢。
(如果是他的话……说不定会送些毛茸茸的小动物给我?)

四:贴出你最喜欢的对方的一段文

都喜欢xd

他的眼睛,从远处看起来就像是墨染的宣纸,黑白分明,只有接近了仔细看,才会发现并不是那样,他的瞳孔是那种,浅浅的琥珀色,不浓郁,不显眼,但正如他本人一样,低调中带着无法忽略的气韵。我很喜欢他的眼睛。
他很喜欢笑,笑起来一般很含蓄,是那种,半遮半掩的样子——嘴角勾起,眼眸微弯,他笑着看着你的时候眼里满满都是你的倒影,给人一种宠溺的感觉……但更有一种,隐而不露的诱惑……嗯。
不过,在我的记忆里,这双眼睛最美的时候……应该是那一次。
那次是高中的时候,我和他约定在高考考完之后一起去爬山看日出——那时候是冬天,温度还是挺低的,我和他都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几乎要被冻成狗……现在想起来真是年少轻狂不懂事,怎么就不穿厚一点去呢……哎,不过也很憧憬呢,现在终究是老了,没年轻的时候那股一往无前的干劲与勇气了。
咳,回到正题,我和他爬到山顶,那时候山上还积着雪,晨初的微光打在雪上一片白莹莹的晃眼的很,周围也是草木萧条,而天边那一抹通红告诉我现在来的正是时候——别问我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我可没有傻到什么都不带就去爬山,我可是拍了照的。
那个时候他站在山崖边叫了我一声,见我扭头看他就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往下看——我一头雾水地走过去按他示意的做——虽说这山在中国的重峦叠嶂比起来排不上名次,但在附近来说也算是最高的,现下这么一看还真是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那个在远处看起来格外清冷寂静的城市在森林的包裹下是这么的渺小,我拍了几张照之后他说了几句话,说的什么我记不清楚了,大意是感慨他的家乡是多么美丽吧——我被他说话的声音吸引了过去扭头去看他——他在笑,就在我和他说话的时候日出开始了——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他那双眼睛中缓缓升起的旭日,清澈的眼瞳渐渐染上橘红的样子美得无法方物,我在他的眼中看到了大自然无法言喻的波澜壮阔的美丽——当旭日与他的瞳孔重合的那一瞬间,我被震撼了。

我耀的眼睛!那么好看的琥珀色眼瞳!炸!

五:贴出自己修改最多的一段文

我......我写文都不怎么改的:(改不出手感
除了那篇悼文吧......改来改去,满心纠结,还是写不好

即使是在最形销骨立的时候,王耀也不曾发出过这样的悲鸣。
他吞噬过塞外铁骑扬起的风沙,也在一堆半秃瓢中站的笔直。他挺直自己被鸦片抽干的背脊,伸着干枯的手,在鲜血中踽踽独行。
但当他揽住血泊中呻吟着拉扯着不愿离他远去的南京,他只能哑声痛哭。
往日里绰约多姿烟雨里漫步的女子再没了温柔的模样。她的嗓子咳出了血,混合着地上的血污糊住了她全身。在尖利的哀嚎中,她伏趴在地上,颤着手茫然的环顾四周。但她仍是优雅的,只在他出现时眼中爆出亮光。她与他布满伤痕血迹的手相叠,哆嗦的哑着声喊着“大哥……”
她的声音已经完全毁了,嘶哑得像厉鬼在哭嚎。王耀跪在地上,他的手上全是他妹妹与他人民的血。这血液沸腾起来,铺天盖地浇灌在了他心头。他被烫的整个人都在发颤。这红色的血从他心底开始燃烧,带着要烧毁世界的热!
王耀的嗓子开始干涸……他的肺腑千疮百孔,漫天风沙一股股吹过拍打,叫他踽偻着腰却发不出一丝声音。他觉得烈火在熊熊燃烧,他开始撕心裂肺的咳嗽。但当他环顾四周——他的人民仍在煎熬,他的骨肉仍被摧毁,而那些举着刀枪的刽子手——他们竟能无动于衷,继续这残酷的暴行?
悲痛与愤怒混合着让王耀长啸,他的啸声已残破不堪,是地狱的恶鬼扯着心脏在把世界拖入地狱。挣扎的妇女、哭泣的幼童、咒骂的男人、无头的尸体、被拖在地上的求饶的将死者……他们的躯体在颤抖,他们的心脏在哀鸣!他们不懂这血染的土地的怨恨,他们不懂祖国椎心泣血的悲泣,但他们仍一起呐喊!他们在死去,他们在重生,他们把痛苦燃烧,拿骨灰去填充中/国的脊梁!

六:贴出你认为对方写得角色最还原的一段文

都还原x要选的话......选恐瑟瑟发抖:(

阿尔弗雷德像是不可置信般再次揉了揉眼定睛再看。
  墨色长发束成的高马尾随着身下马儿的动作一甩一甩,两鬓的墨发黏在略带汗意的白玉脸颊上不显狼狈却更显性感,由于薄怒而染上不虞之色黑色眼眸仔细一看其瞳孔却又是极其干净透彻的浅浅琥珀色,浅色薄唇微抿成一条直线。
  像是注意到阿尔弗雷德的目光,他敛了敛神色低下头安抚性意味地腾空出一只手来摸了摸美国人的头,正想说些什么来安慰这个在他看来受惊吓傻了的孩子在触及对方金色的头发的时候又硬生生换成生涩的英语:“How are you?Are you mad?”表面上是调侃促狭但实则隐含关切之意的话语让阿尔弗雷德又是一愣,他咽了口唾沫不可置信地问:“中国?”
  “你刚才……说的是唐语?”王耀诧异地一挑眉却不想浑厚的虎啸打断了他们的交谈,这个俊秀的中国人蹙了蹙眉扭头看了看又将头转了过来松了一口气低声安慰,“不要害怕,不会有事的。”他高扬起手向后挥了挥像是示意,随着一声蕴含着巨大力量的闷响那咆哮着示威的声音顿时没了声息,阿尔弗雷德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他老老实实地伸出手抓紧王耀身上的黑色骑装在这个勉强算是安全的地方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

七:给对方出个题吧,什么都可以哟~

乞丐若耀x教师英w

八:现在按照上面对方出的题写一小段文吧!

巫妖耀x精灵英

精灵族的侍卫长有很多的秘密,其中有很多都是公开的,比如喜好光明与自然的精灵居然有一个巫妖友人。

不过精灵们也没有什么微词。

即使笼罩在阴森的黑袍内,但当那双修长而温润的手伸出,摘下兜帽,露出微笑着的人时——他的皮肤有着病态的苍白,但微勾嘴角,眉眼舒展着,温和了过于锋利而色调分明的五官,使其有了一种奇妙的诱惑力——精灵们屛住了呼吸,而坦诚的展示了自己身为颜控的修养。

“所以说,亚瑟你们家的孩子真是坦诚的可爱。”王耀颠了颠手上的果子,转头向来送水果的年轻女精灵笑了笑,让小姑娘害羞的拿盘子遮住了通红的脸。

亚瑟倚着墙,抱胸“哼”了声——他当初到底是为什么觉得这家伙温和又知礼,会是个好友人的?回忆了一下这人每次来树海都能害的一众没见过世面小精灵丢了心的举动,嘴唇牵了牵,矜持而由上至下地吐出了:“老流氓。”三个字。

确实活了许久严格来说也确实不正经的巫妖摸了摸下巴,没琢磨出怎么反驳。
于是他决定坐实这个称呼。

竹杖突兀的软化,盘旋上了精灵的腰。巫妖挥手,肉眼可见的黑气拉拢着将门关好。他揽住了精灵——并再一次感叹了下这腰肢紧致而柔软的手感——吻上了他尖尖的耳朵。
精灵尚还强撑着维持仅浮于表面的冷漠,可他红透了的尖耳朵却诚实的出来了自己的主人,身体也在不断的亲吻下开始颤抖。

“该死的。”他暗骂了一声,揪着巫妖的黑袍倒在了床上,“你这么随地发情的巫妖可真少见。”

“严格来说,我算是个......性冷淡?”巫妖纠正了他的话语,“可你说我是个老流氓啊。”

他向亚瑟眨了眨自己漂亮的眼睛,于是精灵抬臂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好吧,他承认,也有不算小精灵的。

九:试着写一段对方虽然喜欢但是不常写的cp的文吧~

王耀一开始跟罗维诺的交集不多,或者说,非常的少。
那个学弟总是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就别开了头,哪怕犟着脸不说话也不愿看他一眼,让待人温和人气超高的老学长怀疑起了自己是不是在哪里得罪了他。
——所以,在捡到那封信件的时候,王耀没想过自己会在落款处看到“罗维诺”三个字。
信件的内容围绕着王耀,但并不是抱怨或者不满,而正好相反——每个字都深深刻在信纸上,却又犹豫的,斟酌着每个用词,因而包含了主人炽烈的情感的话语几乎要让内心的火焰喷薄而出——简而言之,这是一封情书。
也因此,站直了身却看到突兀出现的小学弟时,内心充满了无言的尴尬。
罗维诺通红着脸,一把抢下了信纸——倒是让王耀划掉了“这是个恶作剧”的想法——僵立在原地,撇着头盯着一旁的梧桐,像是能看出花来。
身为学长的王耀觉得自己有必要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他清了清嗓子,罗维诺却骤然开口。
“这可不是表白!只是——只是练习!”
他说着自己都不信的话,显出气愤的样子,让王耀起了玩心:“所以你不喜欢我?”
“对!”他应了下来,又突然小了声音,张了张嘴,断断续续的说,“也不算是不喜欢......不过肯定不是喜欢......好吧。”
他斟酌着语调极为犹豫地:“勉强算是......喜欢吧?”
王耀看着他语无伦次的样子,忽然觉得有些可爱。

于是老学长多年之后捂着又被自己学弟的傲娇萌一脸的心,选择给他好好顺毛。

十:写一段对方本命cp的小黄文,140字以内,注意耻度哦~

于是续了一小段耀普?

痛痛痛痛痛——!
基尔伯特的腺体挣扎着要拽醒沉入快感的主人,但银发红眸的青年并不理会,反而舔了舔嘴角,毫无章法的任人摆布。
中国人挑挑眉,以示对处男的技术的无奈。克制的吻不住落下,包含着能将人烧起来的热度。
但基尔伯特更喜欢互相征服的快感。
他揽住身上人的脖子,主动去吻他。

十一:挑战一下用对方文风写一小段自己的本命cp?

这道题,好难。
并没有本命cp的我x

“燕子姑娘......”王耀握紧了盖着盖头的人的手,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却也难掩难得的紧张,“你可愿嫁我为妻?”
这人......
王春燕哑然失笑,幸好这盖头遮住了她的脸,也遮住了她眼里泛起的水雾。
“我这不是都穿上嫁衣了吗?”她伸出手戳了戳王耀的额头,语气中带着难得的娇俏和调皮。
真是个呆子。

十二:喜欢写HE还是BE?为什么?

喜欢写be,不过我是个有良心的作者,就算是be也悄悄的把结尾藏起来【bushi
扫文的话不虐耀爷behe都吃!不过私心想给中华组he,喜欢宠着自家孩子的感觉x
其实讲真一般都发的是小甜饼啦......希望能写出更加温暖的故事

十三:最想看对方写什么cp的文呢?

博爱党什么都喜欢!
一定要说的话......荣光组或者耀龙?因为粮太少了x

十四:有想过和对方合作填坑吗?

一脸正直的说我没有坑【脸呢
之前倒是没有过......现在突然有了

十五:没题目啦!那么对你的小伙伴说一句话吧~

tea的文真的超级可爱!人也很可爱!咳说实在的小姑娘总是想表现自己有多攻但我看着就觉得......这姑娘好可爱好想给她举高高啊x
我这边问卷里的段子都写的比较短诶:(
等着你填坑x
最后给tea比心♡

评论 ( 22 )
热度 ( 36 )

© 穆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