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衍

在各个墙头跳跃

职业咕咕咕

欢迎有人找我玩

希望有生之年能多卖一些安利出去

【你x男神】

答应的250fo摸鱼

忽视掉那一个半小时,其实我是三更:D

迷之不想码男神x你

目测有后续,还有轴三普爷什么的……想看谁可以提出来啊:D

以及我宣布这联四归我。我的。我来上。

打卡:1238/3560



【阿尔弗雷德的场合】

这个男孩儿很少有这样的时候。
他垂着头,撇着嘴,往常活泼的呆毛与灿烂的金发一起蔫塌塌地趴着,蒙上了灰暗的气息。他以自认为没有被发现的小动作悄悄地瞄了瞄你,见你并没有任何反应,才有些委屈的从背后抱住你,闷闷道:“hero知道错啦……”
你不是没有心疼。
他从来都是视线的焦点,昂着头大声说出自己的所想,那头金发是所有阳光的汇聚,而降临在你身上。
但是这次你是真的生气了——好吧,不,你不承认也有一些原因是他这个样子很可爱。你绝对不是想欺负他。
你转过身,就这窝在他怀里的姿势拽住他的领带狠狠往下一拉——你的牙齿在他的下唇上撞出了一道血痕,使他惊愕的瞪大了眼。
……行吧,你就是想欺负他怎么了?

【亚瑟的场合】

“……别看了。”
他扭过头,咬着下唇不肯看你一眼。但你的眼神根本无法从他身上挪开。
本来他是想像往常一样调侃你两句的,在被子里。你陷在柔软的天鹅绒中哭诉着被窝大魔王拽着你让你离不开,于是他的手轻轻抚上你的脸颊。你一抖,刚想撩回去,就发现他的手就这么僵在了你的脸上。
怎么了?
你还没来得及发问,刚转过身,就看到他凹在枕头里的一只猫耳,另一只则竖着,不自在的动了动。
……妈妈这个人他他他撩我!
他碧绿的蔚然如树海的眼眸难得羞涩低垂,纤长的眼睫盖住,踌躇半天,忽的拥你入怀。
你怔愣抬头,就看到他以冷淡而微不耐烦的眼神俯视你,脚尖却磨蹭着你的小腿。
“……来么?”

【弗朗西斯的场合】

“晚上好,美丽的女士。”
你停下脚步,看到那个又一次出现的人。
金发的男人五官秀气却不会被错认性别,何况还有零落细碎的短胡茬。他倚着墙,抚弄了下被发带束起垂下的金色卷发。
见你来了,他就几步走过来。
先是抚胸向你行了一个绅士礼,这个浪漫的法国人又眨了眨自己美丽如紫罗兰花海的左眼,夸张地咏叹道:“能见到你实在是一件幸运的事。”
他在你面前拍拍手,指尖蓦然绽出一朵玫瑰。
“送给你。”
……啧,种族优势这是。
你不情不愿地接过玫瑰,结束了几天的冷战。
但惩罚还是要的。
你吻上他的喉结,法国人熟悉的微醺的表情让你又回忆起了他大敞着衣襟朝你伸手的模样。
你还真是沉迷艹法无可自拔。

【伊万的场合】

“……发生了什么?”
你愣在原地,半天没回神。
捧着一大束向日葵的男孩艰难的仰视着你,忍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露出哭丧的表情,抿着唇哭诉道:“一觉起来就这样了QLQ”
他甚至忍不住带出了哭腔与颜文字的语调,而你看着他,心里被“好可爱”几个字刷了满屏。
捧着向日葵的男孩儿头发是软软的白色,能让人想起柔软的棉花糖,轻且甜。他的眉头皱起,少年青涩的身躯美好如稚嫩幼芽,往日冰封的紫水晶朦胧化成了水。他的衣服也莫名换成了背带裤,深色的裤筒里深出两条笔直又纤细的腿,踮脚时小腿肌肉绷紧的弧线美好到不可思议。
身体变小后,他好像心理年龄也变小了一样,向你张开手:“露西亚要安慰QLQ”
遏制了内心的犯罪欲望后,你抱起伊万,再一次感叹了少年身形的美好,纤细的骨架抱起来手感简直一级棒,不像那只动不动就爱压着你的大熊。
伊万乖巧的伏在你颈边,还蹭了蹭。他柔软的头发扫出微痒的错觉,好像有猫在心上挠。
……麻麻我真的要犯/罪了!

评论 ( 34 )
热度 ( 167 )

© 穆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