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衍

在各个墙头跳跃

职业咕咕咕

欢迎有人找我玩

希望有生之年能多卖一些安利出去

【中露】神秘侧的交换生


霍格沃兹来了一个交换生。
在魔法的世界里,交换生是很少见的。
何况那是个东方人。


东方人被安排到了格兰芬多。
大厅里一片嘈杂,毕竟那个东方人总是冷着一张脸,嘴角抿成一条直线,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上去就像个斯莱特林。
直到级长伊万带头鼓掌。
为了交换生的到来而兴奋的学生们并没有看到他们一向笑得无害的级长一瞬间眯起的双眼,自然也没有看到两人几乎能激起火花的对视。


交换生被分给了一直单独一间寝室的级长伊万。
据隔壁的同学说,级长的寝室那天晚上似乎一直都很安静,如果忽略了那些金属的碰撞与风的呼啸的话。


作为交换生的王耀在第一天就被难住了。
正宗修仙门派出身,自小涉及剑丹符各门科目,早就被视为下任掌门的东方人只能承认,自己对面前这口一直在咕噜咕噜冒泡的锅没辙。
……不过不得不说这口锅真是比膳房里最大那口锅还大,似乎很适合用来煲汤。
“耀,你看上去很困扰。”
自顾自直接喊了他名字的伊万晃了晃手里已经制作完成了的魔药。剔透的药水在玻璃管里震荡,无情地伤害了一位过去式学霸的心。
……我见过用丹炉的用自制法器的用异火的来炼丹的,可还真没见过丢在锅里搅一搅就好了的啊?
王耀:……真是太不科学了。


即使不再是没体验过飞行课的初入校园的孩子了,小巫师们依然对这项活动十分感兴趣。每年年底学生们私下组织的投票里,飞行课都能牢牢占据“你最喜欢的课程”前三。
王耀自然也对此抱有期待。
他试过御剑,也坐过专门的飞行法器。但骑一把扫帚……?他暂时还没尝试过。
但一骑上去,王耀就微微一皱眉,还要顾忌着已经在小巫师中留下的良好形象不能面目扭曲。
无他……这扫帚硌蛋。
级长拎着自己的扫帚从旁边走过,瞧到他有些不自然的神色,心领神会地嗤笑了一声。
然而王耀却变回了平常的模样,细细看去,眼中似乎还带了些愉悦。
他无声比着口型:你也试过——?
瞬间get到的伊万脸一黑,回过神来,手里的扫帚早已经咔嚓裂了。


隔壁的无辜小巫师忍不住跟同伴抱怨:级长他们寝室昨晚一直哐哐当当吵了半宿,实在是太过分了。


今天的气氛似乎格外热烈,“三强争霸赛”这个字眼在几乎每个小巫师口里都翻来覆去滚了许多遍。
被这种声音环绕了快一天的王耀叼着嘴里的叫花鸡,回忆了下三强争霸赛的比赛内容,一拍手:——我记得这次比赛里有咱老乡!
人回头就装上了隐蔽身形的法器,偷偷摸摸进入了龙的所在地。
然而令人惊奇的是,本该沉睡的龙旁边已坐有一人,那人被月光照耀显出柔软的白发,正靠着龙,有一搭没一搭听着龙的抱怨。
王耀已许久不见伊万柔软下来的样子了,他又想了想这人平日里嘲讽的模样,觉得这家伙还是小时候好看些。
伊万一转眼就发现了他,脸色瞬间就冷淡了下来。龙随着他的反应转了转眼,发现了王耀立刻微微扬起了头,忍住了兴奋唤道:王家的小子?快过来!
王耀看他爪子都一戳一戳把地上戳出了几个坑的样子,突然就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阴谋。
然而他已经走到这了,总不可能再掉头回去吧?
告诫自己下次不要再一时好奇跑过来见老乡的王耀一步步挪过去,挪近了才看出这条龙的身份。
……似乎是家中长辈曾告诫过的不要轻易招惹的特别爱坑人的那条?
果然,龙下一秒就拿自己尖尖的爪子小心围住了王耀的大腿,闷闷低声吼出了哀嚎:王家的小子,你是叫王耀对吧?我听说你可聪明可善心可有钱、不是、可慷慨了,你看我被委托出差以后,直到现在这帮子黑心的外国人也没给过我一口吃的,你就发发善心吧……
王耀几乎能看到这条龙面上的面条泪了。
等到人把所有好吃的丹药双手奉上,一回头,就看到了斯拉夫人似笑非笑的神色,他抱臂靠在树上,下巴被围巾遮了一半,少年人没了柔软的目光,五官立时显出深邃的冰冷。王耀看着他,不知怎么的突然冒出一句:其实你还挺好看的。
斯拉夫人的笑意冻在了脸上,只能礼貌性地回一句:……谢谢?
低头啃丹药的龙抬头,望望左边不自然的,又望望右边懵懂无辜的,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继续吃自己的药:两个小辈闹了不过几年的别扭,他这个长辈还是不要参与了。


舞会上,王耀待在了餐桌旁,一步不曾离开。
英国有些食物着实让人……心情复杂,好在总体还算让人满意——虽然王耀觉得一群人聚一起左手撸串右手火锅才是真的人间享受。
他咽下一口蛋糕,漫不经心地盯着舞池中旋转摇摆的小巫师们,微微叹了口气。
要换做平时,他也不会一个人待在旁边吃东西,可令人悲伤的是,他没有约到舞伴。
是的,相貌英俊博学多识为人温和绅士作风的大众男神王耀同学,约不到舞伴。
这要是换做在老家,想跟王耀约起来的师姐师妹们可是能把门槛踩破!
感受到自己魅力大不如前的东方人只能靠食物来安抚自己受伤的内心。

人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一转头,正撞上来人的紫色眼眸。伊万还拢着自己平时的白色围巾,掩饰着嘲笑问:“耀,你没有舞伴?”
……完蛋,要被这小子嘲笑了。
王耀正想感慨时运不济,眼光一转,勾起嘴角笑道:“你有?”
本来表情还算温和的斯拉夫人脸色瞬间就黑下去了。
本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想法,王耀也没再出言嘲讽,只是看着人被暖色灯光柔化的五官,忽然心里一动:“跳舞么?”
话一出口,王耀就回过了神,正想出口解释不过是句玩笑,面前人就已先一步点了头。

——然后,他们就为了谁跳男步谁跳女步打了一架。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之后好几天王耀都觉得女孩们看自己的眼神不对。


交换时间不算长,甚至说的上短。明明每天都是满满的二十四小时,可几乎是转眼,离别的时刻就要到来。
王耀临幸前留下了代表格兰分多前来送行的伊万,又以“想跟相处了这么久的级长好好交流感情”的理由争取到了短暂的独处时间。
他抿抿嘴,踌躇开口:“你还会回来么?”
问答双方的角色似乎弄反了,可伊万却无比顺口地接道:“你希望我回去?”
王耀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这个小时候还在东方生活跟自己就一直不对盘的家伙,像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问出了这句话,但还是诚实地点了点头。
格兰芬多大魔王微微叹了口气。
他是性子直率的人,本来只是见到小时候的冤家反射性处处怼过去而已,可有一天却发现,自己的心情居然有所改变。直来直去的斯拉夫人迷茫过后就打算只要试探一下,只要有一丝可能性就直接上。
可耀的表现也太让人拿捏不准了吧?
犹豫片刻,伊万还是决定直接打出直球:“耀,我对你……”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封住了口。
柔软的触感在唇瓣上一沾即走,王耀看着伊万愣神的模样,笑得开怀:“还是我开口好了——看来这方面以后我能压你一辈子。”
“听好了,万尼亚。”
“我喜欢你。”































剧情其实大概就是
伊万小时候曾在东方生活,跟王耀是冤家关系,后来伊万来到了西方进行修习。王耀作为交换生前来霍格沃兹,两人一眼就认出了这不是小时候跟我怼的隔壁那谁嘛?
于是开启了互怼耍好感的日常。
老王是真心机,遇见龙那晚是无意识撩人(说起来伊万能潜进去还是因为以前在东方获得的法器【。】),之后发现伊万对自己好像也有点苗头以后就坐等被撩,偶尔假装无辜反撩一撩。伊万是真醋,最后王耀没舞伴,自己也没了舞伴。
最后就是he啦!
顺便“压一辈子”指的是我先告白的!这点改不了了我赢了!别想歪了啊各位XD
太久没看hp了记忆有点模糊,如果有bug请千万指出!

评论 ( 15 )
热度 ( 149 )

© 穆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