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衍

在各个墙头跳跃

职业咕咕咕

欢迎有人找我玩

希望有生之年能多卖一些安利出去

【耀all】每天一个世界观

*梗概:被英国人的魔法阵坑害以后,王耀先生每日都会与平行世界的自己相交换

*本来想写傻白甜的平行世界的,不知道为什么第一个世界就严肃了!!后续应该还会不正经回来……我的脑洞里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世界

*文里会涉及一些不明觉厉乱七八糟的设定啊……平行世界嘛!不过基本是作者脑洞延伸,求不要深究

*保证不会坑【咕咕咕.jpg】

*第一个世界主红色组,ooc慎入







——0

我们都知道,自称能看到小精灵、热爱魔法又热爱熬制魔药的亚瑟·柯克兰先生堪称背锅大师。在不同的世界中,他那双有魔力的手下,总是会出现各种神奇的事物,有时会召唤出魔法生物,有时会熬制出能让人返老还童的药剂,甚至是催情药剂——总之,如果出现了什么不符合唯物主义的事情,那大概就是英国先生搞的鬼了。

今天的英国先生,在找到一本古籍并据此布置出一个魔法阵后,再次闯了个不大不小的祸——

以盐绘制,在中心摆上独角兽角的魔法阵,在兀长的咒语低低念诵完毕后,散发出了怎么都让人觉得不详的光。深沉却莫名有着尖锐之意的黑光席卷了独角兽之角,在顶端汇聚成一团,拉出星光的帷幕。房间渐渐开始颤抖,亚瑟一拉袍角正准备先跑路,门铃却在此时被按响。

“叮——”

在魔法阵与人安静的对峙中,这道声响简直再明显不过。黑光猛然一颤,地上的盐都融化了,那道光炸开,像水箭一样冲入锁孔——

“......啊哦。”

亚瑟看着门外躺倒在地的中国人,发出了不那么英国人的语气词。

“这下可真是......要做好被耀报复的准备了。”





——————————————




王耀已经昏迷了五个小时了。

难得的,联五齐聚一堂,弗朗西斯拿胳膊怼了怼亚瑟,还是有些不放心,“你确定耀会没事儿?”

“你不是知道的么。”亚瑟往旁走了两步,语气说不出平静还是讥讽,“我们是被世界保护的,国家没事儿,我们就不可能有事儿。”

“......不过,可能有那么点儿副作用。”

英国人又补充了句,他自己也不大确定那个魔法阵的效果。它的描述是“从不可知的来处延伸,到不可知的去处落下,时间在下落,空间向星空远去。”听起来挺浪漫的,如果不是亚瑟根据经验确定其中没有阴/毒的效果,又仗着意识体的特殊有恃无恐,也不会随意尝试。

谁知道那时候耀会恰好上门呢。

......这是命运的锅,不是我的。

英国人心虚地想到。


时针再次迈开,从四分之一到四分之三,眼看又是半小时过去了,阿尔弗雷德已经坐下来开了两盘魔兽,不过从战绩来看怎么也不算状态上佳。伊万捋了捋中国人散开的颊发,却被突然攥住了手腕。

“——!”

腕骨传来的力道简直像能捏碎钢铁,斯拉夫人正要挣脱,力道却突然放松了下来。

“布拉金斯基?”

中国人松开手,似乎是松了口气的样子。——然而马上,掩在被子里的另一只手就以迅雷之速摁在了他的后颈上,因为昏迷过久而显得苍白的手掌下青筋清晰可见——指骨则抵住了他的喉结,力道之大让人几乎无法呼吸。

王耀摩挲了下指下的皮肤,他的手是被埋在围巾里的,几乎被温暖出一丝血色。

“怎么会有人假扮布拉金斯基来找我啊。”他笑了笑,这时才发现一丝不对劲儿,将身前人摁下,“多么迟缓的消息渠道——还是要我相信是鬼魂来找我?”

“鬼魂?”亚瑟重复了这个词汇,“你认为伊万已经死去了?”

王耀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面前的英国人,他身上不是他熟悉的军装,而是西服,看上去就不方便行动的那种。这不正常,不,无论是房间,面前的人,甚至是这里的空气——一切都不正常。

中国人松了松手,伊万才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里被捏出了一块红痕,想必第二天起来会有淤痕。

“这是哪儿?”王耀问。

“大约是平行世界吧。”亚瑟回答。





——————————————



虽然挺不可思议的,但是照亚瑟的检测结果来看,似乎还真就是这样。

王耀醒是醒了,身体却还处于虚弱状态,依然躺在床上休息。其余四人就出了房间,给他一个接受巨大信息量的机会——同时也给自己。

“你说真的?平行世界?”

弗朗西斯再次确认,怎么说,这都是一件过于神奇的事情。有关平行世界的研究一直在进行,但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确实的显著成果,一般这种事儿只会发生在阿尔弗家的好莱坞大片里,来者要么是超级英雄,要么是超级反派,身上总要背负什么了不起的使命。

王耀呢?他背负了什么?

阿尔弗雷德蓝色的眼珠子转了转,一看就是想到了什么。

“我说真的,你还要听几遍?你脑子里流的是葡萄酒吗?”亚瑟不耐烦地回了句,“无论有多么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这样,这就是魔法侧给我的回应。”

“魔法侧。”伊万冷冰冰地重复了句,自从王耀醒来后,他的脸色就相当不好。传闻中伊万掌握着诅咒的力量,不过现在看来他本人对这方面没有什么研究,“总归跟科学是共通的。”

“魔法侧发展到了一定程度,确实跟科学侧一样,都是追溯本源而已。不过这次......”亚瑟烦躁地“啧”了声,顾忌着风度,只是解开了领结放松自己,“这种情况不知道要持续多久。”

“反正会结束的嘛,我们不可能出事儿的!”阿尔弗雷德摸着手机给亚瑟去了邀约短信,结果只收到了一声冷淡的拒绝——“世界不会允许”——撇了撇嘴,也就暂时放弃了。这一切都是在另外两人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的,或者说是故意不做遮掩。被拒绝了,他也无所谓,揪了揪自己的呆毛看向死对头,“不过他对你这态度可真少见啊,让hero猜猜看你在那个世界是不是经历了什么惨无人道的事情?”

说出来的话,光看字面意思是同情的,但美国人语气里看好戏的意味多到快要溢出来了。亚瑟跟弗朗西斯这时候倒是统一战线了,只需要喝茶看两人的好戏而已。

出人意料的是,斯拉夫人完全没有回应,他用冷凝的眼光看向室内的方向,隔着墙,王耀在另一边发呆。

这里的布拉金斯基跟我是友人。王耀露出了一个有些讥讽的笑,但只是一个瞬间,这讥讽就消失了。他无法证实这些人说的话的真假,从目前显露在他面前的事实来看这些都是真的,这个世界大体来说是和平的,空气中没有硝烟的味道,日头正好,大地不是荒芜,他疲惫的身体——虽然并不是他本人的身体——在这样的阳光下欢呼雀跃。

也许他该松口气,中国人想,但一想到这个世界的布拉金斯基与他是友人,他就觉得这个世界是虚幻的。这太荒谬了,有那么一刻这种感情激起了他心脏的酸胀感,布拉金斯基、伊万不再是他的仇敌,不再是刽子手,他不需要杀害他了——这种荒谬感让他觉得可笑。

不过天大地大,吃饭最大,饥饿是让人从虚幻感中清醒过来的最好良药。国家意识体们饿不死不代表不会饿,何况隔壁世界的中国人饿不得。王耀摸了摸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决定下床觅食。

路过客厅的时候他目不斜视,脚步虚浮,下盘一点儿都不稳,无比娴熟地走进了厨房扒拉冰箱,一串动作一气呵成。直到中国人摘下案板开始剁葱,阿尔弗雷德才反应过来,眨了眨眼睛,“我也开始怀疑了,他的动作太熟了吧。”

“或许是身体本能。”弗朗西斯搓了搓下巴。

“不管怎样,我们都需要有个人暂时照顾他。”亚瑟说,“或者说,看着他。”

无论从哪个角度——公正些的或者私人些的——来考虑,这个人选都值得争取。但是,“我留下。”伊万·布拉金斯基开口,一锤定音。

阿尔弗雷德瞪了他一眼,“哈!”他短促地笑了声,耸了耸肩,“hero不觉得耀会想看到你。”

“但我在,能试探出的最多。”伊万怼了回去,“如果你再多话,我们可以先打一架。”

阿尔弗雷德看上去跃跃欲试,但却被一阵香气打断了。王耀端着面从厨房走出来,再次目不斜视地路过了他们,在餐桌边坐下。直到面条入口,才露出了“得救了”的表情。

“hero难道会怕跟你打?”从不屈服的阿尔弗雷德开口,“好吧,你留下,hero吃饭去了。”

“饿着吧。”亚瑟路过。

“要给你带吃的么?”弗朗西斯路过。

“不需要。”伊万在心里哼哼了声,往王耀的酒柜走,“我有伏特加就够了,唔,还有香肠。”

评论 ( 26 )
热度 ( 235 )

© 穆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