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衍

在各个墙头跳跃

职业咕咕咕

欢迎有人找我玩

希望有生之年能多卖一些安利出去

【叶翔】网络一线牵,安得辨对面是雄雌

· @叶攻小队萌哒哒活动组 

·日子讨巧写了个师生AU,网游相关,有私设

·ooc慎入......每次对老叶下手我都zqsg忐忑了

·食用愉快

 

 

 

 

 

 

——1

 

 

“叶老师,又在为你们班那个刺头儿头疼啊?”

 

老师的空余时间较之其余职业算是多的了,啥时候没课就可以啥时候溜,叶修邻桌的老师拾掇着自己的行李,看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叶修面前摊着本作业,字看不清,反正满江红。叶修拿着红笔敲了敲作业的纸面,边朝人点点头算是应答,边无奈笑了笑,盘算着这是第几管在这小子身上结束职业生涯的红笔了。

 

孙翔,人称红笔终结者,刚入学不服管教的名声就在校里传开了,就因为不服管被校长冯宪君特地调到了叶修班里,就盼着叶修段位更高能给孙翔来个以毒攻毒。

 

谁能年少不轻狂,虽然孙翔脾气倔不服管,但至少抽烟喝酒一个没沾,就是中二病重了点儿,都是高二生没人陪他玩江湖义气那一套他还有点寂寞。叶修没用多久就把这小子看穿了,看他的眼光就像王者看青铜,可惜以他的性格也不能给人好好当知心哥哥谆谆教诲,他只会给人把问题剖开、指出来,让人清醒。——但要是对孙翔来这一套,先清醒还是先炸就难说了。

 

叶修“啧”了声,一时居然没有想到啥办法,索性揉了揉手腕,打算收拾下也下班。

 

下班打游戏去。

 

 

 

——2

 

 

鲁迅曾言,生活尽有不如意,不如荣耀,不如荣耀。

 

叶修最近因为想琢磨守护天使这个职业新玩了个小号,号不是自己建的,级别不高不低,比较骚的是不仅是个女号名字还叫“忧郁小猫猫”,脸捏得像模像样是个漂亮妹子,手上却拿了面跟女号纤细身躯完全不相符的巨盾。

 

初一见面叶修也被这造型震了下,不过他本来也不是在乎男号女号的人,更何况这名字其实他看着有点顺眼,也就玩了下来。

 

刚接手账号没几天,叶修还在打怪升级顺便熟悉职业中,巨盾已经被他收起来了,手上拿了把蓝斧头勤勤恳恳地砍小怪,补血药剂一个没吃,伤害全靠走位躲。本来守护天使就以生命值见长,兼之有回血技能,叶修计算着法力跟生命的平衡,一管法力打空才会去一旁吃食物回复。

 

屏幕上蹲在地上啃食物的角色终于补充完毕了,叶修伸了个懒腰,手上刚拦下两个怪,却有一杆战矛挑来,将他拉着的一个小怪挑到半空。

 

“小妹妹一个人刷怪很辛苦吧,要不要哥哥带带?”

 

近聊频道里刷出了这样一句话。

 

 

 

——3

 

“你还没洗碗!”

 

孙翔往后面挥挥手就带上了房门,边扯着嗓子喊了句“我们对调我明天洗!”边赶紧打开了电脑。今天的作业他在学校已经抄完了,此刻正摩拳擦掌,心里燎着一团火,就等着在荣耀里翻天覆地无所不能。

 

“哼哼。”边操纵着人物登录,孙翔边哼哼着,舒展了一下手指。

 

今天在学校又是枯燥无味的一天,偏偏孙翔还丢了个不大不小的脸,他现在还记得叶修当着班上人的面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孙翔同学,老师可算知道你红笔终结者的名号是哪儿来的了,改一本作业抵得上别的同学好几本啊。”

 

孙翔一气,就是一个瞪眼,偏偏叶修跟没看到似的,就说了句“加油”就拎着包溜了,让他有气儿没出发。

 

还是游戏好,游戏里没有叶修。

 

他这样感叹着,正操纵着人物砍怪以期早日赶上第一梯队,就看到不远处发生了抢怪这样令人发指的恶意行为。

 

“小妹妹一个人刷怪很辛苦吧,要不要哥哥带带?”

 

好家伙,还是调戏妹子!

 

孙翔脾气一燥,正想教这家伙做人,近聊频道就又刷出了一句话。

 

“不好意思啊,你我带不动。”

 

说着,那个守护天使就扔了怪到那家伙面前,还专门转身到另一片地方去打,摆明了“不想理你”的态度。

 

孙翔没忍住笑了下,看那个战法还有凑上去的意思,直接重剑拦了上去。

 

“兄弟你这就不好了,人家小姐姐摆明了不想理你啊,”孙翔在近聊频道敲字,“你这样的,谁都带不动!”

 

战法明显被气到了,一记龙牙捅出,却撞了个空。

 

孙翔游戏玩得确实不错,又兼虚荣心起,很想在小姐姐面前好好表现一下,更是爆了状态,战法的操作平心而论还不错,却在狂剑士的连招下毫无还手之力,被揍成了狗。

 

“你这样的水平还是别带妹了吧。”孙翔打完还要嘚吧嘚吧两句,边说着边偏了视角去看小姐姐——

 

忧郁小猫猫还在打怪,一心一意,专心致志,没有往这里投注一丝眼光。

 

孙翔一颗纯洁少男心有点破碎了,这画面跟他想象里差得有点远,在他想象里凭这一波操作他起码能在妹子面前挣个不低的印象分,但看上去妹子一眼都没有看他。

 

“他我打死了,你慢慢刷怪。”

 

纯洁处男孙翔还是没忍住打了句话,小姐姐看上去完全没看到,他只能在一旁寂寞打怪。

 

“哦,谢了。”

 

好半晌,那边才有了回应。

 

孙翔一下还有点激动,他毕竟是新入网游还有一腔热血的少年,不懂电子游戏是个多么黑暗的社会,网线对面谁知道是人是狗。这样一个还没有领会到电子游戏的黑暗的少年恰巧还有颗蠢蠢欲动的少男心,一看忧郁小猫猫等级刚好够打下一个本儿了,顺势就发出了邀请。

 

“我看你等级刚好够了,要不要一起去打本?”

 

“行。”

 

 

 

——4

 

孙翔本来以为这是一个带妹的夜晚。

 

但事实上他被妹带了。

 

“这妹子,是真的莽啊。”

 

另一个组进队的不认识的人凑过来小声跟他逼叨逼。

 

——毕竟,忧郁小猫猫拎着斧头轮怪的场面确实有那么一点刺激。

 

孙翔比较注意的是忧郁小猫猫的操作,干脆利落走位风骚,一点儿多余的伤害也没吃,身兼MT的同时输出也没落下。

 

行吧,带妹不成,就当交了个兄弟?

 

孙翔想着,朝对方递了个好友申请。

 

 

 

——5

 

叶修是真的没在乎那个抢怪的人。

 

无聊的家伙,哪里都有,何况居然是为了泡妹抢怪,叶修笑了笑,扔了只怪过去后就没搭理了。

 

下一轮吃药的时候才发现近聊频道里的对话。

 

顶着“横刀”ID的狂剑士看上去是出头做了个好人,叶修随手道了谢,那边就又接了话,还扔过来了个入队申请。

 

虽然不在乎玩的是男号女号,但顶着这种软萌ID一开麦却是个糙汉子,想也知道能给对方造成多大伤害。叶修不想背上变态名号,全程闭麦打本,也没关注到队友们的窃窃私语。

 

临下线了,他在队里发了句“不打了”,私聊又跳出来对话。

 

横刀:这么早下线?

 

忧郁小猫猫:早睡早起身体好。

 

横刀:......

 

横刀:你这话听起来像个三好学生

 

叶修琢磨着对面估计年纪也不大,有了点逗弄的心思。

 

忧郁小猫猫:我六十了,打游戏防止老年痴呆,小朋友赶紧睡觉,明天还要上课。

 

横刀:??????????

 

横刀:你认真的??????????

 

叶修撩完就跑,已经下线了。

 

 

 

——6

 

第二天天气正好,叶修在走廊看到孙翔的时候,发现对方居然没有犯困。

 

“昨儿睡得早啊,难得没犯困。”

 

孙翔其实还是有点儿迷蒙着眼,昨儿忧郁小猫猫下线以后他也突然没了刷怪的心思,索性关了电脑早早睡觉。但修仙习惯了的人是不会在一次早睡以后第二天就精神百倍的,他脑子还有点糊,不是很清楚,嘴一歪就回了句“早睡早起身体好”。

 

话一出口,他就清醒了。

 

叶修挑了挑眉,意味深长道:“孙翔同学,继续保持啊。”

 

保持个啥啊!叶修语气甚是平淡,但孙翔逆反心理上来听着就是不对味儿,朝叶修瞪了一眼。叶修被小孩儿一瞪,也没生气,反而觉得他有点好玩,手搭上去揉了一把。

 

手感还挺好。

 

孙翔被他这一揉给揉愣神了,等叶修一本正经地收回手,好像啥也没发生就走了以后才反应过来——

 

艹!他气得脸红了。

 

 

 

——7

 

还是游戏好,游戏里没有叶修,还有小姐姐。

 

孙翔再一次发出这样的感叹。

 

跟忧郁小猫猫,他俩现在也算是绑定亲友了,有本一起下有怪一起刷,孙翔本来想着交了个新兄弟也好,交着交着心思又歪了,感觉自己一颗少男心又有点蠢蠢欲动。

 

要不要跟忧郁小猫猫说呢,他其实有点儿纠结,万一对面真是六十老太他岂不是丢死人,平常忧郁小猫猫也没有做出萌妹的样子,一口骚话比他还顺溜,操作还风骚,后来认识的人基本直接喊他猫哥了。

 

但是——青春嘛,就是要一往无前,看着点光就往前闯,看着点希望就往上爬,就是要轰轰烈烈,燃尽一身热血——!

 

孙翔在心里给心里灌下一碗又一碗鸡汤,终于把心头浇得滚烫,恨不得立刻把这颗心里的热血诉与人说。

 

......还是等忧郁小猫猫上线吧。

 

 

 

——8

 

这天作业有点多,叶修改完作业备完教案已经是比较晚的时候了,最后一本作业照常是孙翔的,看着错误少挺多了,偏偏错处儿跟别人一模一样。

 

叶修搓了搓下巴,边思索着教育方法,边登录上线。

 

一上线,就收到了横刀的问候。

 

不是没玩过女号,但委实说,这还是叶修第一次玩女号别人对他有了那么点儿心思。横刀一看就年纪不大,什么都藏不住,心动了就是对对方好,明明上线时间更多等级还跟人亦步亦趋。

 

不能欺骗人感情啊,叶修想着,万一对面还是个小学生呢?那他岂不是破坏了对方稚嫩的初恋留下了无法修复的心理创伤?

 

正想着,横刀已经找过来了。

 

“滋啦......”

 

一阵轻微的电流声窜过,却是横刀开了麦。

 

一起打游戏也有一段儿时间了,横刀还没开麦过,叶修看着阵势不对,决定抢先控场——

 

“滋啦......”

 

又是一段电流声。

 

“喂?”

 

然后是一声男声。

 

好像嘴里含着什么东西,男人的吐字有点含糊,声音是低沉的类型,带了点儿烟嗓,听得人耳朵一酥。

 

他又清了清嗓子,轻笑了一声,开口:

 

“小朋友?”

 

对面是长长久久的安静。

 

然后是一声猝不及防的、包含着惊恐等等各种复杂情绪的大叫。

 

——“叶修?????”

 

......这声音......

 

叶修眨了眨眼,饶是他,这会儿也有点怔愣。

 

他还想要问一句,结果对面又传来一阵磕碰的声音,然后是一声“咔擦”,横刀直接给强制下线了。

 

......好么,看来是踹到网线了。

 

 

 

——9

 

翌日,在死缠着母亲给请假却不被允许后,孙翔穿了件有超大帽子的卫衣,妄图用帽子遮住自己帅气的脸不被认出,也妄图遮一下自己动不动就跟被烫了一下红了的耳朵。

 

帅不帅另说,很可惜的是,孙翔同志还没进校门就倒在了半路上。

 

“小朋友这是明目张胆违反校规啊。”叶修拎着人书包带子往后带了两下,孙翔挣扎了下没扯动,反而被叶修带过去揪了揪他外套。

 

“里面有校服。”孙翔瓮声瓮气地说。

 

衬衣型校服外套卫衣,有讲究。

 

叶修打量着面前的学生,人一看昨天就没睡好,眼睛下面挂着俩黑眼圈,一头乱毛被卫衣帽子罩着,凌乱程度让人不禁感叹是不是昨晚在床上跟枕头大战了三百回合。

 

“啧啧。”叶修发了个感叹的语气词,孙翔一听就想瞪过来,然而一听到他声音又想起丢人往事,眼神一飘又移开了。

 

“没想到我们孙翔小朋友在游戏里混得很风生水起啊,”叶修说,“还想搞网恋,看来还是太年轻,不懂得电子游戏的黑暗,网络一线牵,安能辨对面是雄雌啊。”

 

孙翔听到这话耳朵一动就要炸,心说谁知道你会玩个女号啊,人么少点套路不好吗什么性别用什么号什么颜值用什么脸简简单单不好么?到底还是太年轻,经不起激,叶修跟他本来话不多不知道怎么对付,现在却摸着了点门路,拍拍人肩膀,又是一副为人师表语重心长的语气:“电子竞技,菜是原罪啊。”

 

孙翔没搞懂这句话跟上句话有啥关联,但这不妨碍他理解叶修在说他菜:“你说我菜???”

 

“实话而已。”叶修笑了笑,“那放学了竞技场solo来不来?”

 

“不来是狗!”

 

“但是光solo好像也没啥意思,”叶修摸着下巴,做出思考的样子,“不如加点赌注,要是你输了就多写一张我给你的卷子。”

 

“那要是我赢了呢?”

 

“你今儿作业免了。”

 

“成交!”

 

孙翔竖起手掌要跟他击掌,结果叶修刚抬手就好像想起了点什么一样,又开口:

 

“别的科目的你先好好写,别抄,不然我回去就在世界上刷喇叭,说你母胎solo到现在不说上课流口水下课抄作业还被抓了校长罚你升旗的时候念八荣八耻。”

 

“......”

 

孙翔被叶修这种张嘴就是一大段儿瞎扯淡的功力镇住了。

 

“你要脸吗?”

 

“你要脸吗?”叶修反问,“玩网游不说网恋还撞到了班主任手上,班主任不仅没有给你来个家访三件套反而是谆谆教诲诲人不倦,孙翔小朋友这还不珍惜不如回去读小学吧。”

 

孙翔一口气儿差点没喘上来,但糊着脑子还真没反应过来,只能愣愣点头,临走之前还被叶修给体型把卫衣脱了下来脱离辣眼造型。

 

叶修把卫衣拢手里,看孙翔虽然仗着身体好不算特别冷但还是打了个喷嚏、赶紧往校门跑的样子,轻笑了声:

 

“小朋友。”

 

 

 

——10

 

后来,孙翔红笔终结者的称号被终结了。

 

冯宪君握着叶修的手上下摇,孙翔的父母专门给学校送了面教书育人的锦旗——虽然来的时候脸色有点怪,还被闻讯赶来的儿子赶走了——冯校长看着也面上有光,对叶修的态度也比平常温和了很多:“还是叶修你有办法啊,不错不错!”

 

“过奖过奖,是孙翔同学自己愿意努力。”

 

叶修嘴上应和着,心里就想,要是冯校长知道他想以毒攻毒的俩毒搅和到一起了,会不会被这毒性气得心脏病发啊。


评论 ( 14 )
热度 ( 232 )

© 穆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