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衍

在各个墙头跳跃

职业咕咕咕

欢迎有人找我玩

希望有生之年能多卖一些安利出去

【耀龙】武林记事·一

第一次写武侠风,脑洞来自 @废渣炉

塔塔的脑洞太好吃了只能先码个开头过瘾……






酒楼的窗户被打开了,风夹杂着水汽吹进来,木质的窗就发出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这里的桌椅已经很旧了,透出陈旧的古老的气息,江南的水雾给它蒙上了纱。这样的酒楼本该是少有人来的,但此时一楼已坐满了客,酒香四处溢了开来。新来的姑娘站在门口望了一望,往二楼走。

王耀本来在二楼候着,见她上来,连忙跑过去,笑道:“客官想要点什么?”
那姑娘转过头来,很是专注地打量了他一眼。
王耀身形顿住,反瞧了她一眼。他的眼睛很亮,还带了些少年的意气,眉稍带着锐利,挑眉看过来便让人挪不开眼。他的手也很稳,停滞在空中半点不动。
姑娘轻轻地道:“我叫王春燕。”
王耀奇道:“姑娘把名字告诉我作甚?”
王春燕摇摇头,并不接话,只先道:“给我随便来几个小菜罢。”
王耀笑了下,又问道:“姑娘不要些酒?”
王春燕本是撇着头看向窗外的,听到这话才又回过头看他。这姑娘的五官很是好看,只是先前冷着脸,此时眉眼一弯,温柔得像春天灼灼盛开的桃花。
“你真是奇怪,很少有人像你这样,会问一个女孩子要不要喝酒。”
她的声音也很轻快。王耀听了这话,反而像是很奇怪地问道:“姑娘既已来了,便该知道这是酒楼。我在酒楼问一个走了很久的客人要不要酒,难道不是应该的?”
“是应该的。只可惜我现在还不能喝酒,如果喝了酒,我怕我的手会抖。”
王春燕抿了抿嘴,很可惜地叹了一口气:“你这话叫我很高兴,我倒有些踌躇要不要叫你帮忙了。”
“哦?”
粗布旧衫的小跑堂舒展了眉眼,像是很感兴趣。他腰间震了一下,把他要脱口而出的话给截住了,但马上又很热心地接口:“姑娘尽管吩咐罢!”
王春燕在桌上铺开一张纸,道:“我想让你帮我找一个人。”
王耀凑过去,看纸卷开。纸很白,上面写的是八个大字:银鞍白马,飒沓流星。
字的笔风很厉,显出一派潇洒意味。王耀聪明伶俐,很快便猜出了这几个字的意思——他的脸色骤然沉了下去,一直带着的笑也没了踪影。
他们都听不见别的声音了,整个酒楼都好像沉默下来。
“姑娘这是何意?”
王春燕并不答话,上手便要擒住他。

她使的是六扇门的小擒拿手,她没有喝酒时手果然很稳,直往王耀手腕捉去。王耀的身形好像没有变化,但他每次好像不经意地动动手腕,都能险又险之地避过去。
他总不可能是这样凑巧地刚好躲过去那十二式的,电光火石间王春燕就明白了对方武功在自己之上。但她不退,顺势便甩腿往王耀下盘攻去,带起凛冽如刀的腿风。这速度并不比她手上的速度更快,可王耀下身巍然不动,任由那腿像鞭子一样抽打在他的腿上。
王春燕这才压住了他的手,冷笑道:“你是可以避开的,再不济也能挡住。可惜你动作要是再大些,腰间的龙吟剑便要露出来了。”
王耀苦笑一声:“现在的女孩子都像你这么凶了么?”
王春燕似是嘲讽,回道:“总不会比昔日的武林盟主落得一个小小跑堂的反差大。”
王耀被她一噎,心想着这年轻的姑娘怎么嘴这么毒。但他还是很耐心,像个老人家一样说道:“你不懂,你还太年轻了。”
他自己的面貌分明都还很年轻,像个俊秀的公子哥,说出这话半点说服力也无。王春燕哼了声,不接话,从腰间摸出个牌子在他眼前晃了晃。
“你看这是什么?”
那块牌子只在王耀面前停了一瞬间,却也足够他看清楚上面的字。
“你是六扇门的人?”
王春燕矜持地点点头:“正是——那你也该清楚我为什么要来找你了。”
“看来我有麻烦了。”
王耀又苦笑一声,半真半假地抱怨道:“好好好,我知道我该听你的,不该多管闲事。可——她来了,我就是不凑过去,也躲不过啊。”
王春燕愣了愣,才奇道:“咦?你在对谁说话?”
人闻言抬头,温和的眼眸中还残留着些许暖意,微微笑道:“自然是我媳妇儿。”
他话音未落,就好像猛地被抽了一记鞭子一样折下了腰,疼得眨了眨眼,笑容却更带了些甜蜜意味。
“……”
“……姑娘你眼神不对啊。”
王春燕眼睛轻飘飘地从他身上掠过,在心里叹了一声:可怜了这武林盟主,单身了太久,竟想媳妇想出毛病了。

评论 ( 12 )
热度 ( 42 )

© 穆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