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衍

在各个墙头跳跃

职业咕咕咕

欢迎有人找我玩

希望有生之年能多卖一些安利出去

【耀龙】武林记事·赌约

·武林记事背景的小甜饼,可以看做一个番外








这件事发生在很久以后。

久到风波平定,久到三人都归隐了江湖。

王耀还是当着自己的小跑堂,王春燕好歹曾经在六扇门里当过差,就在镇子里落了脚,当个小捕快。

只有龙不方便找活干,三人商量了半天,王耀打趣了句你不是被我养了半辈子了么还被龙一巴掌扇了后脑勺——总不至于最后只有他没事干。最后还是王春燕灵机一动,道:“你既然颇惦记这里的黄豆糕,不如自己学着做?”

龙欣然应允。

他们如今正待在镇上最大的梨园子里。

王春燕同龙一人坐了一边,倚在靠戏台最近的桌上,一人翘了个二郎腿,大爷样地催促道:“还不快开始!”

只留着王耀在台上苦笑。

一切不过是因着一个赌约。

王耀刚同掌柜交了差,便遇上了来找他喝酒的王春燕。

有美酒,有至交,夜色正好,何不纵情畅饮?

正是酒兴上头时,王耀拿筷子敲着酒杯,叮当叮当响了一片,还哼着不知名的调儿。他的歌自由又痛快,就是没个章法,绕来绕去还是一曲。

王春燕像是不堪其扰,对王耀举杯:“别唱了——你不若同我打个赌。”

“同你打赌?”王耀兴致上来了,“那你说,赌什么?”

“赌——”王春燕想了想,道,“便赌龙能喝多少杯不醉。”

王耀还没应,龙就从剑里化形出来了。按理说喝酒的时辰他不该不在,可他刚同王耀赌输了半个月的酒,索性眼不见心不烦。

王耀大笑道:“这还用赌?他这个小酒鬼,最多不过一坛。你这是想为他寻酒喝罢!”

龙被他贬了酒量,却没气,反而同王春燕相视一笑,道:“你瞧好了!”

话音刚落,酒坛就落在了他手上。他的眼角都被酒液烧得通红,可一坛酒下去,眼睛还亮得带了剑光。

王春燕痛快地笑了笑,不知从何处牵了匹黑色的大马出来,翻身上马,一扬缰绳,道:“你输了,还不快追来!”

她人已消失不见,唯有袖袍还在空中猎猎飞卷。王耀定睛再一瞧,腰间的剑居然也不见了身影。

他如何还不明白这是两人计划好的?

他长叹一声,提起轻功追去。

他们果然是要去这梨园子。

园子里半个人都没有,王耀落下的时候,刚巧就落在这梨园的戏台上。

王春燕坐在下方,欢喜地拍手道:“你输了便要受罚,就罚你——就罚你在上面舞一曲!”

王耀仍不死心地朝龙望去,却见人晃荡着腿,脸上还带着得意的酒上头了的晕红。

他终于叹道:“你们真是计划好的。”

龙坦然道:“愿赌服输!”

王耀只能无奈扬手。

他就站在台前,离台下少说也有二十几尺远。可桌子一震,龙吟剑“锵”地一声出鞘,像长了眼睛一样飞入他手里。

剑已入手,王耀就挽了个漂亮的剑花,剑尖向上勾去。

他使的不像剑舞,因为他的步子跟歌一样没有章法,剑划过的痕迹就像砍劈戳刺一通乱打。

可他的身姿极漂亮,让人移不开眼。

那柄剑握在他手上,像长在他手上一样自然随他起舞。这一是因为剑的主人技艺高超,二是因为这剑舞得实在是畅快!
银白色的月光倾泄下来,在空中凛冽划出一道道圆弧。王耀闭着眼,什么也不看,只是仰头唱道: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他的剑舞得越来越快,台下的两人看了,竟是连拍子也不打了。

因为王耀的声音实在是很快活。

他本就音色极好,引吭高歌之时更是把所有的感情都宣泄出来了。

夜色正好,好友在旁,还有没开封的酒在候着。这样的好时候,就该大声唱出来!

又是一个漂亮的剑花,龙吟剑在空中划过一个完整的半弧,王耀不去接,反而落在了龙手里。

铿锵一声,剑尖在石板地上扫过,一坛酒横空飞去后飒爽入鞘。

王耀大笑着,像要把心里的快活全都给笑出来。龙同王春燕先还忍着,后来也随他笑出来。

这实在是个太快乐的时候。人皆笑得潇洒,全是青春的朝气,好像还是初入江湖的少年郎。若不是只有一匹马,怕是要忍不住纵马而去,仗剑天涯!

王耀朝他们举起酒坛,朗声道:“敬江湖,敬美酒!”

评论
热度 ( 39 )

© 穆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