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衍

在各个墙头跳跃

职业咕咕咕

欢迎有人找我玩

希望有生之年能多卖一些安利出去

【耀朝】狐与兔

第一次写童话风有点紧张xxx
写到眉毛兔就情不自禁的加了可爱跟傲娇的属性xxx
@那边那个__拖更的混蛋 的点文_(:з)∠)_我是不是超级高产xxx
其实是刚好有脑洞因为我还有之前要给别的小天使的文xxx
前排ooc预警

森林的清晨一如既往的安静。

‌在森林的西方,据说最接近太阳落下的地方,坐落着一座小小的站台。

‌红色的站台很安静,写着“森林起始站”的小木牌上还挂着露珠,一对蓝色的小鸟并肩站在上面睡觉。
‌很少有动物会在这个时候出来,更少有动物会搭车。

‌列车长——松鼠先生,也困倦的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脑袋一点一点。
‌但松鼠先生还是努力睁大了眼,不让自己睡去。
‌这辆列车,只有一个固定的乘客。


‌“哒哒哒……”
‌皮鞋踢在鹅卵石上的声音传来。
提着竹篮的兔子先生出现在了小路的尽头。‌
‌“亚瑟先生,早安。快上车吧。”
‌松鼠先生为这位兔子先生打开了列车门。

‌“嗯,松鼠先生,早上好。”
在森林间能够以飞鸟的速度跳跃的亚瑟先生此时却步伐缓慢,踩着木板,弯着腰走进了小小的列车厢,然后矜持的点点头,向松鼠先生打了个招呼。

‌象征性的停留了一小会儿,发车的时间到了。
‌松鼠先生就问道:“要去哪?”

“去月光湖。”
亚瑟先生回答了同一句话。

‌车厢里只有亚瑟先生一个乘客,坐在靠窗的位置。
他放下篮子,而慢慢喝着红茶,看高大的树木向后退去。
‌蓝色的天,金色的太阳,绿色的叶,棕色的树干,还有在树上探头探脑的小鸟。
‌偶尔有小鸟落到窗前歪歪头看着他,他便打开车窗,递过去一颗方糖。
‌“吃吧。”
亚瑟先生对着懵懵懂懂的纯净眼神,恩赐性的轻声说道,又在对方回答之前远去。

‌但更多时候,他或是在调整领结,或是在理顺自己绿色披风上并不存在的褶皱,又或是在抚平自己花一样打开的白色衣摆上不存在的灰尘,一副紧张不安的样子。
他问道:“松鼠先生,我这个样子没有什么不妥吧?”

‌“当然没有。”
‌松鼠先生抖了抖自己毛茸茸的大尾巴,肯定的回答。
“王耀先生会喜欢的。”

于是亚瑟先生松了口气,又因为夸奖微微红了脸。

列车在森林里穿过。
‌不到十分钟,列车就到站了。
‌列车停留在森林里最高最茂盛的树下,树冠把小小的站台遮的严严实实。
亚瑟先生蹲下身,递给松鼠先生一颗松果。

‌“给,今天的列车费。”
‌松鼠先生高兴的捧着松果,向亚瑟先生行了个没模没样的绅士礼。
亚瑟先生就俯身回给了他一个更为标准的绅士礼作为示范,让松鼠先生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列车停留在原地,镶着银边的红色车门紧闭。
亚瑟先生又一次从头到脚理顺了自己的装扮,向泛着粼粼波光的湖走去。

‌——嗯?
‌到达了目的地,却并没有见到自己想见的人的亚瑟先生眨眨眼,眉毛都皱起来了。
‌去哪了呢?

‌一个温和的声音回应了他并没有说出口的疑惑。
‌“早上好。”

亚瑟先生转头。
在这绿意盎然的森林中央,卧在湖边的狐狸先生是最闪耀的红,他柔软的尾巴轻轻颤动着,如天空笼罩大地般温和而辽阔的双眸凝视着他,而向他微笑着颔首
‌——王耀先生。

亚瑟先生放下竹篮,矜持的站在原地。

‌“怎么啦?”
狐狸先生以一种极为优雅的身姿走过,而顿了顿,白光闪过,他化作了人形。
人形的狐狸先生长了张很好看的脸,有比夜空更神秘的黑发与比星光更璀璨的琥珀色眼瞳——老实说,亚瑟先生每次想要生气,都会在这双眼睛的凝视下放弃。

‌“我们是天敌”
亚瑟先生闷闷的回答。

‌“我不会吃掉你。”
王耀先生侧过头,抱起他蹭了蹭亚瑟先生柔软的金发,小声安抚着她,在心里小小补充了句:虽然我很想看到你被吓到惊慌失措的模样了。
‌“你是特别的。”
‌他这样说道。

‌“嗯。”
回过神来的亚瑟先生瞧了瞧自己被抱在别人怀里的模样气恼地红了脸,跳了下来拎起篮子‌
‌“今天是我自己做的司康饼。”
‌捧着篮子向王耀先生递去的兔子难得的没有冷淡的样子,闪亮亮的绿眼睛快要发光了。
‌“只有这两块了,我很用心做的。”
他又一次重复了自己的功劳,璀璨的金发上的兔耳差点竖起来了。

王耀先生僵了笑脸,手顿了顿,捻起了其中一块。‌
‌“怎么样?”亚瑟先生问。
‌“很美味”王耀先生点头。

‌“你喜欢就好。”
亚瑟先生笑了起来,又掩饰性的,不想被发现得意的,悄悄收敛了笑意。

王耀先生俯视着他努力掩饰兴奋的表情,没有揭穿,而是将篮子向他顶了顶。
‌“好吃的东西应当分享,绅士先生,这是你说的朋友间的守则。”

亚瑟先生想要拒绝,肚子里传来的“咕咕”声却让他红了脸。
‌一大早起床做甜点,没有吃早饭还一直被司康饼诱惑着,这样的表现很正常。
‌“那…我吃一半。”
绅士的兔子先生犹豫了一下,轻轻的说。‌

对于天敌的畏惧感使得与王耀先生靠得很近的眉兔毛悄悄竖了起来,一直注视着他的狐狸先生发现了,但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接着微笑着,凝视着他的亚瑟先生。
亚瑟先生不情不愿的别过头,藏起了自己红透了的脸。

“再见了。”
王耀先生又化作狐狸的模样,柔软的触感让靠着他的亚瑟先生忽然一怔。
亚瑟先生站起了身,似乎没有不舍的样子,矜持的行了一个礼。
王耀先生低头,在小兔子额心烙下了一个轻柔的吻。
他很正经地说:“这是祝福。”
亚瑟先生就像被吓到了一样,一边飞速地离开,一边安抚自己狂跳的心脏。

亚瑟先生又走上了列车,他迟疑的看了眼自己依然干净,即使在草地上磨蹭过也没有粘上泥的衣摆。
像是明白了什么,他弯起自己比无边无际的树海更绿的眼眸。

‌松鼠先生回过头。
‌“要去哪?”

亚瑟先生给出了同样的回答:
‌“去森林的极西,列车开始的地方。”

‌列车非常安静的出了站台。

亚瑟先生仍抵着车窗。

他是在不小心被这位狐狸先生捉住之后,以美食作为交换才得以保住性命。
他需要每天踩着朝霞,坐上由极西驶向极东的列车,再踩着离去。
‌可是亚瑟先生必须承认——这是最令他开心的事了。


‌森林里,狐狸先生蹲坐下来,伏在了湖边。
‌他是附近几个森林里唯一能化形的狐狸,何况还是九尾。
可他却给连自己的食物都算不上的小兔子送上了祝福,还为他建造了两座站台,一辆小小的列车。
‌只为了他并不需要的早餐。

‌——为什么呢?
王耀先生微微眯起眼。
‌他又想起了那个阳光下,站在绿茵与湖水的交界处,被他拎着也倔强的不肯求饶,要以美食交换性命的金发的小兔子。
‌还有他闪耀的,与森林同色比翡翠更美丽的眼睛。
‌‌
‌——他愿意。

————————————————————
然而老王:当初就不该因为这小兔子长得可爱就答应用早饭换兔头【假装微笑夸奖今天的司康饼真好吃】自己追的媳妇做的司康饼哭着也要吃完
为了给老王开一个钢铁胃的挂变成了九尾xxx

评论 ( 6 )
热度 ( 165 )

© 穆衍 | Powered by LOFTER